亦悲亦喜创作组

什么是悲?什么是喜?

有人说故事多如星斗,惟有悲剧永存。
有人说世事太多艰难,不如喜剧成全。
有人说庸碌一生是悲,有人说同生同死是喜。

一场两个人的戏,要怎样去演?
生?死?笑?泪?

人生如梦,悲喜交加。
无限的平行世界,是无限个或悲或喜。
看啊,他哭了。
看啊,他笑了。
你执着笔,你编着戏。

亦悲亦喜创作组期待您的加入。
群号:335732018

通贩来了~

因为某个败家子儿玩工艺玩脱了,新添了飘金纸+烫红外封,成本略有上升,最终定价55R。为此也增加了新的海报同款明信片X1作为赠品。海报和明信片均随机,默认为同一张图,海报可加购,明信片……如果有需要就到时再说吧XD

通贩及CP17 D2预订戳淘宝

由于是新店,暂时还没有评价,But请放心购买√


【伞修伞】相思成疾

感谢好游!
本子完售感谢!
可能有二刷!可能没有!
可能有新本子!也可能没有!
就这样!谢谢大家!

妄念之途:

#《亦悲亦喜》伞修无差合志中的参文


#你猜它甜吗?



完售感谢 @亦悲亦喜创作组 


————————————————————            



    “叶修,醒醒!”...



【伞修伞】总有人会记得

完售感谢w大家来看好皮的甜文

漫天飞橙:

 *收录于伞修无差合志《亦悲亦喜》糖本,据说可以发【。顺便踢通贩:通贩
*含叶秋x苏沐橙,弟弟妹妹bg组
*是甜的 


 *有一幕它曾经是有插图的,懒惰的忙人@魚與花 (花雕) http://huadiao0113.lofter.com/post/17f887_120670c 
*感谢我跟虫爹撞了一点梗【】在巅峰荣耀出来之前写好的稿子,居然差不多踩中了
*以上ok请继续食用!


———— 


总有人会记得


文/漫天飞橙...



【全职高手|伞修】《来年》(全文终)

完售感谢www写手们辛苦了XD

HCatalogue:

[HFine-01-2014/05/21]


嗯,据说本子完售可以放文了。


圈一下官lo @亦悲亦喜创作组 ,撒花鼓掌~w


其实,这篇的第一稿之前放过,这次放出的是参本稿,细节有修正。


啊啊啊,每次提起伞修都觉得“还能再战十年”,命得不行,待我搓个大招!

大家好!《亦悲亦喜》伞修合志二宣来啦!

这次公布了本子的详细信息,作者、Guest阵营,作品目录,以及特典的预览图!

试阅 @亦悲亦喜创作组 

天窗链接http://t.cn/8FsCZJK 

预售地址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37711232219


历时三个月,十三位作者,七位GUEST,十八篇好作品,只为带给你一份最深的感动。

在此感谢创作组伞修副本的全部成员:樨,aU,Sai,花雕,漫天飞橙,小二上茶,椿归,舒璃,鲨人,樊汀,清水鸣,妈蛋叔叔

感谢强大的GUEST阵容:艹明蛋,不布,五十六,小野...

[盐本作品]痕迹-节选by你猜

1
“走吧。”
叶修弯腰搬起地上沉重的纸箱,用脚把房门轻轻踢开,然后靠在门板上,侧身让苏沐橙先出来。
出租屋里静静的,所有的家具都被清空,衣柜门大敞,里面空空荡荡。苏沐橙没有动弹,依旧看着窗户外面。
窗帘已经被拆下,夕阳斜斜照进来,给整个房间镀上了一层橙黄色。
窗外是个小阳台,那几盆仙人掌因为长得高大,新租的房子放不下,于是被留了下来。
“沐橙,”叶修的嗓音有点沙哑,“走吧。”

从旧的出租屋到嘉世的队员公寓大概有两千米的距离。
叶修和苏沐橙肩并肩慢慢走着。叶修累了,就把箱子放在地上,两个人靠在路边的梧桐树下歇一会儿。整个过程是沉默的。歇够了,就互相点点头,再挪动脚步向前走。
漫长而又痛苦的两千米。
夏日的夕阳还是...

[糖本作品]You are the Light that Makes My Darkness Disappear-节选by椿归

[糖本作品]兴欣七大不可思议-节选by小二上茶

天际泛着阴郁的颜色,雾蒙蒙的样子,整个城市上空似乎笼罩着一层厚重的纱帐,苍白的阳光勉强渗出,伴随着几乎无处不在的飞扬粉尘,无法言喻的压抑沉闷。
叶修的心情也有那么点点烦躁。
或许是最近压力太大。
随着联盟比赛的进程,草根出生的兴欣踏着坚定沉稳的节奏,在众多不可置信的惊呼声中,一路高歌前行。为此,战队里的每个人都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作为队长更是任重道远。
可毕竟不再青葱年华,那时仿佛源源不断的旺盛精力已不可寻,如今,身体隐晦地发出抗议,体现为越来越糟糕的睡眠质量。雪上加霜的是,本来就岌岌可危的休憩放松,偏偏某个不甘寂寞的家伙还频频入梦,不断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遇到困难就要积极解决。
正好...

[糖本作品]像太阳那样微笑吧-节选 by Sai

【1】
俄罗斯的天空总是灰蓝色,有时候干脆整个就是一片灰,看不见一点蓝色。或许是因为纬度和天气什么的,总让人压抑得很。从再往上一点的地方过来的冷冽湿寒的风总是吹不散俄罗斯天空那张阴霾的脸,就像库尔曼斯克常年零下四五十度的气温也改变不了它的港口由于被北大西洋常年来回跑动所以硬是结不了冰的事实。

叶修一下飞机就被俄罗斯突如其来的冷空气给冻个正着,由停机坪到机场内再走出机场的这段路简直就是地狱天堂的不停转换,他站在机场大门前望着外面漫天飞雪,纠结着这时候跑出去会不会冻死在异国土地上。一根烟抽完后他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像黄继光堵枪眼一样壮烈地猛冲向机场大门外停着的车子,开关车门的动作不到一秒。

车中的暖气让每...

下一页
©亦悲亦喜创作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