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悲亦喜创作组

什么是悲?什么是喜?

有人说故事多如星斗,惟有悲剧永存。
有人说世事太多艰难,不如喜剧成全。
有人说庸碌一生是悲,有人说同生同死是喜。

一场两个人的戏,要怎样去演?
生?死?笑?泪?

人生如梦,悲喜交加。
无限的平行世界,是无限个或悲或喜。
看啊,他哭了。
看啊,他笑了。
你执着笔,你编着戏。

亦悲亦喜创作组期待您的加入。
群号:335732018

[盐本作品]痕迹-节选by你猜

1
“走吧。”
叶修弯腰搬起地上沉重的纸箱,用脚把房门轻轻踢开,然后靠在门板上,侧身让苏沐橙先出来。
出租屋里静静的,所有的家具都被清空,衣柜门大敞,里面空空荡荡。苏沐橙没有动弹,依旧看着窗户外面。
窗帘已经被拆下,夕阳斜斜照进来,给整个房间镀上了一层橙黄色。
窗外是个小阳台,那几盆仙人掌因为长得高大,新租的房子放不下,于是被留了下来。
“沐橙,”叶修的嗓音有点沙哑,“走吧。”

从旧的出租屋到嘉世的队员公寓大概有两千米的距离。
叶修和苏沐橙肩并肩慢慢走着。叶修累了,就把箱子放在地上,两个人靠在路边的梧桐树下歇一会儿。整个过程是沉默的。歇够了,就互相点点头,再挪动脚步向前走。
漫长而又痛苦的两千米。
夏日的夕阳还是很毒,叶修的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双手并不舒服地扣着过大的箱子的边缘,指尖通红。
一米又一米,走走停停,一次又一次地停下脚步轻轻地喘气。
他们只是想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因为每一步都是在和过去进行痛苦的诀别。
那是一旦迈出去,就再也回不去的从前。

2
“沐橙,别看。”
人群中有倒抽冷气的声音小孩的哭声女人的尖叫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不久后就有120的医生大声喊着让一让请让一让。
叶修拼命把苏沐橙的脑袋压进自己怀里,用尽全身力气控制她的挣扎。
苏沐橙抬起手用力捶着叶修的胳膊,嘶声喊着“你放手”。
叶修像块石头一样纹丝不动。他定定地看着警戒线内那一团触目惊心的血红色,大脑嗡嗡地响,连痛觉都被切断。

3
苏沐橙知道叶修是为她好。
于是在拒绝和叶修说话的第四天后,她轻轻走到靠在床边地板上翻着相册的他身边坐下。
叶修浑身一僵。
苏沐橙从他手上拿过相册,低着头慢慢翻了起来。长头发从耳后垂下来,头发梢扫过一页页照片。
“就用这张吧,”她伸手指着一张照片,照片里的苏沐秋正笑的开心,“也没人规定遗照非要是板着脸的。”
“嗯。”叶修低低地应道,接过相册把照片从塑料口袋里抽了出来。
他微微侧身,冲着窗户的方向举起照片。窗子开着,风吹进来打在照片的边缘微微吹弯了一角。外面天气正好,天蓝得纯粹没有杂质。
叶修扬起脸看着照片上的人,眼睛有点发涩。
苏沐橙轻轻凑过来,小猫一样地靠在他肩上:“从我这个角度看,就好像哥哥是站在阳台上呀。”

4
叶修和苏沐橙再也没回到过出租屋去。
他们都是理智的人。知道生活应该继续,可以规避的触景伤情本该远离。
虽然从未说破,可各自心里大概都是这般考量。
日子一天天地过。新的朋友新的搭档新的爱说爱笑的年轻的人们。
脸上重新有了笑容。晚上不再噩梦。
闭上眼睛时,那片血红色慢慢褪掉了一点。
叶修相信它最终将消失。

5
叶修努力说服自己,这和自控力没有关系。
就像烟瘾,不是意志薄弱,只是随心罢了。
不是戒不掉,而是不想戒。
这么想着,叶修就熟极而流地点开街景地图,输入地址,按下回车。
时间已经是冬天,屏幕上的那个破旧的楼房的墙壁上却还爬着墨绿色的爬山虎。
天气蔚蓝。
四楼的小小阳台上,摆着一盆长势喜人的仙人掌。那旁边,一个少年正百无聊赖地趴在围栏上。叶修手指轻轻在鼠标滚轮上滑动,把图片放大。 街景图像的像素很低,整个屏幕上充斥着那个小小的阳台,以及少年模糊不清的脸。
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去看街景地图。自那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已经变成像烟一样的瘾,断不掉,放不下。
隐秘的、独占的、连苏沐橙都不曾发现的角落。
叶修把搁在桌上的奖杯往屏幕边凑了凑。
“走喽小队长!庆功宴!”门外面有人吆喝着。
“来啦!”叶修扬声回道。
他站起身来伸手去取挂在椅背上的外套,眼睛还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3)
  1. 脸滚键盘亦悲亦喜创作组 转载了此文字
©亦悲亦喜创作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