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悲亦喜创作组

什么是悲?什么是喜?

有人说故事多如星斗,惟有悲剧永存。
有人说世事太多艰难,不如喜剧成全。
有人说庸碌一生是悲,有人说同生同死是喜。

一场两个人的戏,要怎样去演?
生?死?笑?泪?

人生如梦,悲喜交加。
无限的平行世界,是无限个或悲或喜。
看啊,他哭了。
看啊,他笑了。
你执着笔,你编着戏。

亦悲亦喜创作组期待您的加入。
群号:335732018

[糖本作品]兴欣七大不可思议-节选by小二上茶

天际泛着阴郁的颜色,雾蒙蒙的样子,整个城市上空似乎笼罩着一层厚重的纱帐,苍白的阳光勉强渗出,伴随着几乎无处不在的飞扬粉尘,无法言喻的压抑沉闷。
叶修的心情也有那么点点烦躁。
或许是最近压力太大。
随着联盟比赛的进程,草根出生的兴欣踏着坚定沉稳的节奏,在众多不可置信的惊呼声中,一路高歌前行。为此,战队里的每个人都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作为队长更是任重道远。
可毕竟不再青葱年华,那时仿佛源源不断的旺盛精力已不可寻,如今,身体隐晦地发出抗议,体现为越来越糟糕的睡眠质量。雪上加霜的是,本来就岌岌可危的休憩放松,偏偏某个不甘寂寞的家伙还频频入梦,不断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遇到困难就要积极解决。
正好这天下午没有什么安排,叶修索性决定搭车去南山陵园逛逛,与沉眠的好友聊聊人生理想,求能不能暂时放过,拜托过段时间再来骚扰啊!
某人出门自然不会翻看黄历,当然兴欣也没这种高端的玩意,而且比起黄历,估计星座运势这类更容易受到推崇?
恰好,本日正是七月半,大名鼎鼎的“鬼节”是也,流传着诸多忌讳,很多人都会谨慎地选择宅在家中,万一不幸遇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可是欲哭无泪,至于勇闯陵园,无疑是no zuo no die……
而叶修对此一无所知,他关心的从来只有荣耀。

从陵园门口摆摊的老太太那里买了一束白菊,随意安放在老友的墓前,叶修伸手轻轻拍了拍墓碑,自然亲昵得仿佛那是对方的肩膀,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挂着慵懒的笑意。
说也奇怪,一到这里堆积在内心的阴翳立刻一扫而光,切换成久违的平和淡定。
“好久不见……”慢吞吞地吐出这句话语,叶修又陷入无言的沉默。墓碑上粘贴的相片,苏沐秋眉眼弯弯一脸灿烂阳光,似乎在回应着挚友的问候。
往事依旧历历在目,清晰地就像发生在昨天,那些温馨珍贵的片段不受控制地在脑海中回放闪现。等叶修回神,整个陵园空荡荡的,他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耳畔呼啸着呜咽悲鸣的风。

眨眼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叶修朝墓碑挥手告别:“那我先走了啊,下次带着沐橙一起来看你。”
明明才是初秋,气温却分外湿冷,连风都带着刺骨冷冽的决绝。忍不住打个喷嚏,叶修捂着鼻子,连连抱怨古怪的气候,他四下张望,总觉得一个人的陵园气氛有些渗人。
风似乎更加凶猛,肆无忌惮地卷起冥币焚烧的灰烬,夹杂着香烛特有的气息席卷而来,他不由自主地弯腰,几乎被风推得跌跌撞撞。
    “叶修……叶……叶……修……叶……修……”身后忽然传来断断续续的呼唤,似乎从遥远的地方飘来,那声音被风拉扯失真,含糊不清难以辨别,但却分外的执着。

莫名的熟悉,心猛地下沉抽痛。
    “是谁?”叶修不禁转头寻觅,可惜身后杳无人烟。
应该是听错了吧……他耸耸肩,完全没放在心上。
此时的叶修还不清楚自己究竟招惹了什么,由此引发了兴欣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件。让我们共同为叶修大大点个蜡吧【。

一、训练室的键盘声
要问兴欣谁睡得最晚,那毫无疑问是罗辑。
    为此,陈果不知苦口婆心地劝说了多少次,希望这位准大学生对自己的健康负责,养成良好的作息习惯,可罗辑的反击是豪气地甩给她一本论证自己半夜才思敏捷事半功倍的报告。没错,是大约有新华字典三分之一厚度的报告,用A4纸打印,标准的论文格式,什么摘要、关键字、参考文献一应俱全。各种数据表格差点闪瞎陈果的眼,于是她可耻地缩了。
至于队长叶修,他正和魏琛勾肩搭背,故作沧桑地仰头望天:“哎呀,年轻人有冲劲是好事啊,想当年哥也……”

基本上,在队友和周公复盘之际,罗辑还在训练室折腾,等回到寝室都快夜半三更,这次比较杯具,因为疏忽忘记了手机,他又苦逼的原路返回。
半梦半醒之间,罗辑迷迷糊糊地倚靠着训练室的大门,一边努力和耷拉的眼皮斗争,一边晃晃悠悠地掏钥匙,但突然他一个机灵,整个人都不好了。
本该空无一人的训练室,里面居然传出阵阵键盘敲击声。
是小偷么……
不过小偷干嘛没事玩键盘,这又不是电影,兴欣没有什么值得偷窃的技术资料啊……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平日里平凡无奇的声响,在这寂静的夜晚却别样的诡异恐怖,一声一声仿若催命。

他不知该如何是好。凭借自己抓小偷那是痴心妄想,但回去找小伙伴帮忙也不靠谱,这一来一去耽误的时间,小偷早就溜之大吉了,什么值钱的物品都没了。
等等,值钱的东西?!
我的手机!
……
快要哭了好嘛!
罗辑不情不愿地做了个艰难的决定,他颤颤巍巍地扭开锁,鼓足勇气踹开门,朝里面怒吼:“谁在里面,出来!”他听见自己中气不足严重变调的嗓音。
训练室一片默然。

原来是幻听么……
罗辑不死心地开灯仔细检查了一番,没有任何被闯入的迹象,他临走时杂乱无章的桌面还是那副摸样,纸张的顺序毫无更改,当然手机也安然无恙。
稍微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总之尽快回寝室休息吧。
可今晚注定非比寻常,可怜的家伙刚好锁完门,那可疑的键盘声再次调皮的响起,啪嗒啪嗒,清晰无比,和他小心脏的高频率跳动相映成趣。
如同机器人般僵硬的迈步转身,罗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飞奔回寝室,他发誓从明天起,一定早睡早起,绝不单独行动。
午夜的训练室好可怕!

神秘的枪炮师
作为兴欣公会的会长,伍晨也算鞠躬尽瘁,在他的带领下,虽然和其他公会偶尔摩擦,但整体欣欣向荣,会员都积极领取任务,努力为公会建设添砖加瓦。
这些天,公会仓库稀缺材料的反常增长,引起了伍晨的注意。众所周知,稀缺材料的来源主要是高级任务或野图BOSS,对玩家的操作水平要求较高,如果这项贡献来自普通会员,则是公会拉拢争取的对象。
经过一番调查,这些材料都是来自战队的一个小号,有趣的是,上交仓库的时间差不多集中在凌晨两点左右。伍晨不禁满头黑线,这种让人无语的情景大概也只有自家战队才会出现。除了正常训练,队员们还有闲情逸致去抢个BOSS、刷刷材料、研究小副本攻略甚至来个刺激的拾荒……这个叫做末日审判的枪炮师的操作者嘛,看着奇葩的活动时间,伍晨马上确定是战队队长叶修大神。
理所当然的,在周末例行会议上,恪尽职守的伍晨专门补充,感谢战队对公会材料的支持,然后隐晦的建议,大家别废寝忘食要保证休息,透支身体要不得。语毕还意味深长地瞥了叶修一眼,可这位一脸茫然无辜,完全状况外的表情。
今天也在为战队担忧焦虑的伍晨感觉心好累……

接着,叶修的QQ被剑圣刷屏了,对话框里全是接连不断的血红一号字“PKPKPK”,那边的怨念黑气直观的仿佛要从屏幕里涌出,叶修淡定的回复:“找哥有事?”
黄少消停了一秒钟,再次大爆手速,痛斥叶修的卑鄙无耻。叶修从几千字长篇大论的血泪申讨书中,好不容易精简出有用的信息:黄少在网游中偶遇战队的小号末日审判,从对方风骚的走位和不羁的操作中断定是叶修,冲上去准备邀战,却被对方从容阻截,撤退前还阴了黄少一炮。
叶修愣住了。

他非常肯定操作者不是自己,黄少却信誓旦旦。类似的操作风格,枪炮师,一个个关键字眼跳进脑海,串成一线……难道是?不,不会的,他苦笑摇头,怎么可能,那个人早就不在了……
内心百感交集,叶修的回复却一如既往的嘲讽:“呵呵,那个时间哥可不在。我说黄少天,你这么期盼和哥决斗,都出现幻觉了啊?”
顿了顿,又是一击强力补刀:“这样下去可不利于比赛。要不要哥帮忙转告喻队给你做做心理辅导?”
无视满屏的“滚”字,叶修淡定关闭QQ。他摸着下巴,联想起陈果吐槽罗辑说训练室闹鬼,微微眯眼。
真有意思,神秘的枪炮师么……你到底是谁呢?

三、消失的烟盒
叶修相当不开心。
他的烟盒第N(N大于等于10)次神隐了,刚开始想着室友也是同道中人,相互借用也无所谓,但也请稍微有点下限啊!忍无可忍的叶修指责了老魏,对方闻言直接往地上啐了一口,一脸的不屑:“尼玛,老夫这种身家千万的人才不会看上你的烟!这是污蔑,绝对的污蔑,是对我人格的诋毁!我要求道歉,现在马上!”
“哦,误会而已。我说像你这种身家的人一定不在意送我一包吧,多谢了啊~”叶修随手抓过魏琛的烟盒,翩然离去。
“靠,你妹的叶不修!”被叶修的厚颜无耻震惊得目瞪口呆的老魏,半晌才反应过来,愤怒地咆哮。

然而,第二天丢在枕头下的烟盒再次没有缘由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枚不起眼的棒棒糖,非常老旧的款式,不像如今鲜明亮丽的色彩或可爱乖巧的样式,连外层包裹的糖纸都没有什么特色。叶修捏着棒棒糖,表情有些微妙。
他忽然鲤鱼打挺跃下床,猛地掀起床单,下面赫然是一张被压得平整的照片。
说起来,叶修的行李一向很少,当初他孑然一身离开嘉世,到兴欣网吧打工,也就提着个轻巧的背包。他对物质的需求不高,即使睡在拥挤狭窄的储物间也安然自若,几乎没有什么不能舍弃的外物,可见这张被妥善保管的照片有多少重要。
他小心翼翼地拾起照片,印入眼帘的是两位年轻的少年,青涩稚嫩青春活力得令人发指。个子稍微高一点的那位大大咧咧地搭着另一位的肩膀,笑得无忧无虑肆意飞扬,戏谑地戳着对方的脸颊,而矮的那位则含着棒棒糖,似乎有些不大高兴,鼓着腮帮瞪着镜头,微微侧头躲避。阳光很好,温柔地洒在他们的脸上,镀上金色的光辉,美好得不真实。

手中的棒棒糖,分明是曾经自己最喜欢的口味,可早已物是人非。叶修慢慢握紧,手中的棒棒糖似乎比点燃的香烟更加灼热,他失神地对着空气自言自语:“是你么……苏沐秋……”
“呵呵……”无法抑制的苦笑。那时的他可对香烟嗤之以鼻,还义正言辞的劝说对方,没想到自已也会在一夜之间学会,然后沉迷上瘾。
“现在戒掉,已经晚了啊……”后面的几个词微不可闻,分离消散在空中。
冥冥中,叶修仿佛听见了一声惆怅的叹息。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52)
  1. 脸滚键盘亦悲亦喜创作组 转载了此文字
©亦悲亦喜创作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