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悲亦喜创作组

什么是悲?什么是喜?

有人说故事多如星斗,惟有悲剧永存。
有人说世事太多艰难,不如喜剧成全。
有人说庸碌一生是悲,有人说同生同死是喜。

一场两个人的戏,要怎样去演?
生?死?笑?泪?

人生如梦,悲喜交加。
无限的平行世界,是无限个或悲或喜。
看啊,他哭了。
看啊,他笑了。
你执着笔,你编着戏。

亦悲亦喜创作组期待您的加入。
群号:335732018

[糖本作品]像太阳那样微笑吧-节选 by Sai

【1】
俄罗斯的天空总是灰蓝色,有时候干脆整个就是一片灰,看不见一点蓝色。或许是因为纬度和天气什么的,总让人压抑得很。从再往上一点的地方过来的冷冽湿寒的风总是吹不散俄罗斯天空那张阴霾的脸,就像库尔曼斯克常年零下四五十度的气温也改变不了它的港口由于被北大西洋常年来回跑动所以硬是结不了冰的事实。

叶修一下飞机就被俄罗斯突如其来的冷空气给冻个正着,由停机坪到机场内再走出机场的这段路简直就是地狱天堂的不停转换,他站在机场大门前望着外面漫天飞雪,纠结着这时候跑出去会不会冻死在异国土地上。一根烟抽完后他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像黄继光堵枪眼一样壮烈地猛冲向机场大门外停着的车子,开关车门的动作不到一秒。

车中的暖气让每一根神经都重新舒展开来,叶修将车子熟练地发动并开出一段路程后,拉下挡光板,对着镜子拨了拨被融雪湿了一脑袋的头发,然后硬生生扯开了包裹在镜子外面的皮革,伸到了挡光板内部,意料之中地摸索到了一张纸片。
纸片上用着不算好看的俄文写着一个陌生的地址。
叶修嘲笑了一句字如主人形之后用力一踩油门,沿着寥寥无人的公路向前飞奔。

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城郊。
这里是俄罗斯有名的贫民区,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从那里传出来的廉价面包和基本生活供应品的劣质香味,以及不用闻就能感知得到的贫穷和脏乱以及鲜血的气息。
破旧不堪的摇摇欲坠的楼房,挂在墙外的看似永远都无法晾干的衣服和不同色块拼接起来的脏兮兮的抹布,偶尔响起的粗暴的打骂声,空气中除了冷冽的冰渣之外还有令人呕吐的酒气,交织在半空中的老旧的电线,分割着头顶上为数不多没有被雪弥漫了的灰蓝色天空。

顺着魏琛给的地址叶修拐了数十个弯才找到了这个隐藏在深巷里的小屋,一看就是自力更生的结果,用碎石和砖块混着水泥自己盖起来的独立小房子,有两层,但占的地方不大,两层加起来也不过十几平方米的样子,和其他房子看起来明显的不同,虽然锁骨粗糙的制工但结实完整得很,偶尔破洞的地方钉了好几块木板,木板上有着简单的蜡笔画,叶修还凑上去仔细看了看。
老魏这是要我来垃圾堆里捡宝贝来了。叶修咧嘴一笑,但同时摸了摸腰间的左轮和组合军刀,将匕首的部分拆下来握在了掌心里。

【2】
叶修的步子放得很慢,他不知道屋里有没有人,更不知道他要找的这个人在不在屋里,会不会同意他的要求——当然他总有办法让那个人同意的。所有的信息都并不明朗,这次组织给的资料模糊不明,没有人给他点头绪,他能摸来这地方已经算不错的了。这一切的都让叶修小心谨慎起来,即使在雪地里他也把动作放得轻柔,挪到门边的时候心脏莫名其妙地跳动得很快——这并不是什么好讯息——他不觉得自己是在紧张,但激动也来得毫无头绪,这种不知名的心跳的讯号让他更是不敢有一点分神。
扭开门把的同时,一抹锐利的光芒沿着刚刚打开不到一厘米的门缝直逼叶修的面门,叶修虽然下意识地仰头避过,却还是被磨得锋利的刀刃划破了额头的皮肤,细小的血流顺着鼻梁流了下来,但他并没有时间去擦拭阻挡视线的那一道突兀鲜明的血色,因为接踵而来的迅猛的身影让他没有办法分心。
还没看清来人的身影,已经被对方扣住了来不及收回的手腕,手速之快让叶修有点诧异。在对方要将自己的手硬生扯断的前一刻叶修一个膝袭勾到对方的下巴,却也被对方同样的一个后仰避过去,但叶修也顺利地摆脱了手腕上的控制。还没来得及庆幸逃过一劫,对方低头躲过了那一记强力的膝袭后下盘一沉,一个扫堂腿扫过叶修站立着的右腿,叶修在失去平衡的那一刻左脚不失时机地抬起,脚尖勾起踢中了对方的下巴,清晰可闻的一声骨头错位的声音让叶修觉得自己这一摔不仅赚回了本还带着利息。
对方反应也很快,并没有顾及疼痛就扑了上来用脚压住了刚抬起身的叶修的腹部和胸口,一个猛压就把叶修砸回了地面,并且用左手擒住叶修的右手,右手往叶修左手上一扯将他的手瞬间脱了臼。习惯了组织里非人的训练的叶修哪管得上那一点疼痛,对方很快但他自己也不输,右脚顺势抬起往对方脊椎骨中段用力一顶,等对方由于冲击力往前俯身的时候,再双腿夹住对方的腰上身一个用力反倒将对方压在了身下,迅速收回腿用胸口和左腿分别顶住他的两条腿,藏在右手的刀刃滑出来划破了对方的手心,当对方下意识地缩回手的时候飞快地掏出手铐将他的左右手拉到一起扣得紧实。
不过是十几秒的功夫,形势已经经历了好几个变换,如果现在有人围观这样的打斗,一定会觉得异常的漫长和精彩,但这样激烈的战斗,不过是闭眼睁眼之间就结束了的事。
高手过招,瞬息风云,说的也不过如此,有水平的人,从来就不跟你磨磨唧唧。
叶修往面前的人的手臂上扎了一小管特配的镇定剂,用力地将他翻了个身,顺道将他的手连同手铐一起压在下面,一屁股直接坐在了他背上,一只脚还不老实地踩在他两条大腿上,踩得还挺用力的。
这个时候叶修才顾得上接回他那条脱臼的手臂。
“嘿……挺厉害的嘛,我还是第一次有种会输的感觉。”怪不得心跳加速——叶修聪明地把后半句话藏了起来。
被压在叶修屁股下的人显然没什么闲聊的心情,更不会对这种炫耀多过赞赏的话有任何反应,脸侧在一边,看着旁边的桌脚没有说话。
“先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是……叶修,来自Glory。”叶修的脚尖轻轻碾在了身下的人的膝窝。“您应该认识我吧,苏沐秋。”
被叶修坐在屁股底下的身体意料之中的一僵。
Glory,是这几年在国际上的大组织和国家上层都会有所往来的组织,据说总部设在中国,分部不清楚,这个组织可以说是雇佣军,可以说是暗杀组织,也可以说是情报机关,只要Glory愿意接下的任务,就一定能完成,无论用什么手段——听起来挺像某些都市情感剧的台词,但外界知道的信息有限,人家的成果又确确实实摆在了那里,也无所谓传言听起来有多么夸大其实。
而这个叶修,苏沐秋确实知道。Glory的首席执行官,任务的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受指名率一直居高不下,却因为为人散漫,对任务挑剔之极,态度不正,所以在Glory中一直没能爬到高处,据说他本人其实也没有在意。
外界称叶修为“散人”。外表看起来是散漫的,行事风格是多变的,手段也是变化多端的,现在看来,起码有三分之一对了——因为坐在自己身上的叶修正悠闲地掏出烟来。
“脑子里关于哥的资料出来多少了,想这么久。”
“有何贵干?”
叶修看苏沐秋单刀直入,也懒得拐弯。
“接了个任务,雇主要求我——和你来完成。”叶修说话的时候朝着苏沐秋,一口烟喷在了他脸上。
“咳、咳……呵,我只不过是个普通人,找我干嘛?”
听到这话,叶修没忍住噗的一声笑出来,将还红肿着的手腕伸到了苏沐秋眼前晃了晃。
“能做到这种事的,这地方一拣一大把。我不过是一群无用之人中的一个罢了。”苏沐秋的声音依旧淡然。
“对手是我的话,这地方我觉得找不到第二个了。”烟头烧到了三分之二。“况且……”
叶修俯下身子,手臂压在苏沐秋的后颈上,最后一口烟喷了他一脸。苏沐秋忍不住眯眼的同时,叶修低沉的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幽幽响起。
 “怎么会觉得自己没用呢,前·SVR的特工大大。”

【3】
苏沐秋原本慵懒的眼睛一下子睁大,瞳孔里面闪过一道尖锐而杀意的光,前一秒他还被叶修一个手肘压制着,下一秒后背猛地拱起,速度之快和力量之大都超乎了叶修之前观察到的数据,以至于叶修还没能及时反应过来,与此同时一声金属落地的声音吸引了叶修一部分注意力。
苏沐秋没有一点被镇静剂控制了的感觉,甚至以比刚才的打斗时更快的速度拉下叶修的外套的上半部分纠缠住他的两手,同时抽走了他腰间的左轮M7抵住了他的后脑勺。
整个过程不过是四五秒的功夫。
到了这一地步,叶修也懒得去反抗,认命地耸了耸肩表示放弃。
苏沐秋一脚用力踹在了叶修的膝盖窝上,使得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然后一声清晰的“咔嚓”之后,叶修的脚腕被光荣地用手铐扣在了一起。在叶修还没来得及感叹风水轮流转的时候,后背再次被人踩了一脚,上身惯性倒在了地上,整个人就以狗吃屎的状态被苏沐秋居高临下地踩着,被踩的地方还是尾脊骨这样的危险位置。
哦,还有一支枪枪口正对准了他,枪还是他自己的。
虽然这间屋子里一直都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是不远处燃着的小壁炉,总体来说屋内视线并不算太好,但叶修觉得在昏暗的情况下,这位正以微妙的力道踩在他危险区的特工大大在这样的距离下并不会射不中他的脑袋或者心脏之类的一击毙命的地方。
“形势反转了,不是么?”苏沐秋的声音带着笑意。
“恭喜。”叶修声音比刚刚苏沐秋的还轻松。“继续刚刚的话题,说吧,跟不跟哥走啊?”
“……”
苏沐秋不惊讶于叶修的轻松,只是对于他的不要脸和烦人有点头疼。
“给出帮你忙的理由。”
“你需要我,我需要你——这样的理由够吗?”
苏沐秋觉得意识上的头疼有点具象化的趋势。“中国电视剧看太多了你。” 
“并不,我觉得我是韩剧‘旁听’得太多了。”叶修挪动着脚去蹭了蹭苏沐秋的脚腕。“大家聪明人,我说这种话表示我还是知道你现在什么情况的,不然也不会这时候来找你。考虑下吧。”

叶修不出意料地在昏暗中捕捉到了苏沐秋眯起来的眼睛。

正如叶修所言,苏沐秋很明白自己现在的情况。
如果回溯自己延续至此的生命,记忆里还能想到的那个时间点,大概就是他和妹妹被卖到了俄罗斯的时候——天晓得为什么是这冷得像被诅咒了的鬼地方。自己有认知开始,他和妹妹就在孤儿院里了——名义上是孤儿院,但私底下,却是SVR的预备成员训练基地。天生拥有优秀资质的小孩被挑选出来,在普通小孩都还只会抓着蜡笔在墙上地上乱画的年纪,他们这些“被冬将军眷顾的幸运的孩子”已经开始学着如何去拆组枪支和扣动扳机。
五年前他带着妹妹从孤儿院逃离,深知自己的能力要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俄罗斯存在太大的风险,所以他们兄妹俩兜兜转转来到了现在的这个家里。苏沐秋从来不怕危险,这种东西从一出生就没有跟着他,但是他不能让妹妹受到一点的伤害,一点都不行。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明明能有一个更好的生活,却还是选择了在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这样的脏乱不堪的鬼地方生活的原因。
可苏沐秋知道这样下去不行,绝对不行。

“哎。”
叶修打断了苏沐秋的思考,头努力地向后仰着,昏暗中他看到苏沐秋紧皱的眉头,甚至还出了点汗?
“干嘛?”苏沐秋脱口而出的话夹杂着自己都没想到的不耐烦。
“呃……能抽烟吗?帮帮忙,把你刚才捆我手的我的衣服和你偷偷藏进来的麻绳给解开一下,嘴巴有点……嗯……寂寞啊。”
“要塞块抹布进去吗?”
“苏沐秋你就这样对待老乡?你身体里流淌的是炎黄子孙的血,不要忘了老祖宗的教导要相亲相爱啊!”
苏沐秋按了按太阳穴。他听着叶修的声音觉着有些难受,那嘲讽的声音飘进耳朵里带着不知名的催眠的感觉,脑子里有什么东西正一点点侵入,眼前的事物不受控制地打着转,擎着枪的手努力控制着才没有偏离叶修的脑袋。
空气里原本合适的温度仿佛沸腾了起来,苏沐秋感觉身体的温度也跟着燃烧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和长着一张不讨喜的嘲讽脸的人说了太多话,喉咙里烧得难受。
感觉到踩着自己的脚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叶修问:“怎么了?”
苏沐秋虽然感觉到了不适,但分析力还是能正常的运行,思索再三大概也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怒火跟着窜了上来,一把拉着叶修的衣领将他拎起来抵到桌边,身体压住他,用空闲的那只手从前面掐住了叶修的脖子。
苏沐秋一边掐着叶修的脖子,一边装出一副恶狠狠的口气问:“你的那管东西除了镇静剂还加了什么!?”

【4】
感觉到身后抵着自己的硬物叶修也悄悄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出门前老魏意味深长的笑容在这种时候浮现在了眼前。
叶修觉得自己还是高估了魏琛的下限,同时也明白了那句“无论用什么办法也要将这个人带回来”的真正含义。
“……可能……还有一点催情的……”叶修这时候才有了一点点被别人压制住的无奈语气,但他自己和苏沐秋都知道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苏沐秋真想就这样掐死叶修。他一直有服用特殊的对抗药物的习惯,反镇静剂就是其中一种,但他的身体毕竟不是铁打的,药吃多了也会产生不良反应。对于现在已经脱离了SVR的情况他已经不是什么对抗药物都吃了,对于没有用的对抗药物停用了很久,反催情剂就是其中一种。
但没想到今天就好死不死地碰上了。
“哥难得好心地提醒你一下,这种奇奇怪怪的药我自己都不知道成分,听说挺猛的,赶紧找个地方铐住我,欢迎解决了再来找我谈人生。”
明明现在正在被压制着,却还是带着一副胜利者的笑容并且“好心提醒”着别人的叶修怎么看都有点让人想一把掐死他,但是苏沐秋并没有这样做,更不可能真的照叶修的话去做,他逼近了身体,手上没有松开劲力,脸凑近了叶修的脸。
“这有现成的解决办法,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叶修看着苏沐秋不寒而栗的笑容,在虽然燃着炉子而温度偏高的房子里没忍住抖了一下,脸上却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任君喜欢。” 
“呵,又在想什么诡计?”
“哎哎哎,你到底清不清楚我是来干嘛的?”叶修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我是来找你合作的,又不是要杀你,我不逃也不反抗,躺平任上还不成?”
苏沐秋不喜欢这样的叶修,进一步说,是不喜欢用着这样随意的口吻说着这种并不好笑的话的叶修。
但是苏沐秋他自己也不知道心底那股不满的情绪叫“不喜欢”,一心只以为那不过是药物促生的烦躁情绪。
“还挺身经百战的样子啊……”
“呵呵。”叶修没有正面回应苏沐秋略僵硬的赞赏。
空气再一次静默下来,这一次的静默让两个人都有点难耐,叶修的不舒服更多是来自于身后越来越硌人的硬物,而苏沐秋,或许是身体上和心理上的不舒服。
打破这一令人叹气的静默的是叶修的一声低沉的叫喊,原因是苏沐秋狠狠地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带着两分难受七分泄愤,还有一分是什么,只有天知道了。
直觉告诉叶修,肩膀出血了。

叶修觉得这一生对于自己来说苦手的事情一个手掌数得过来,现在又加上了一样,就是和苏沐秋做爱,准确点说,是和被下药的发情的而且貌似还是第一次的苏沐秋做爱。
整个过程除了难受之外就只有难受,知觉不知道被牵引到哪里去,在最后眼睛发白视界不清的那一刻,明明意识都搅和成一团浆糊了,叶修却有了奇怪的感知——他觉得苏沐秋吻了他。
但或许,只是个可笑的错觉罢了。

【5】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空气里暧昧的喘息渐渐散去,只剩下火炉中炭火燃烧的噼里啪啦的声音,过高的温度降了下来,情欲的味道也随之退去,两个人分别占据了不大的床铺的两边,一言不发。
叶修咬着牙撑起上半身靠在了床头的墙壁上,赤裸的后背接触到冰凉的砖块的时候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趁还没有被冻住之前将自己的背部挪了回来,拽过苏沐秋脑袋下的枕头垫在了背后才放心地靠上去,找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靠好后伸手从地上自己的裤子里摸出了一根烟,熟练地叼上点燃。
“事后一根烟,你还真是舒服啊。”角色这是反过来了吧,躺在床上被抢走了枕头的苏沐秋如是想。
“也给你一根?”
“一边去,讨厌烟。”
叶修从之前苏沐秋的动作就知道他不喜欢烟,这一句问话不过也是纯心逗着他玩罢了。烟雾往身边躺着的苏沐秋躲了躲,叶修虽然看似轻松,但他心里清楚自己的腰和下面还疼着呢,他可不想烟味把苏沐秋熏恼了被一脚踹下床。
半根烟的功夫过去,感到有些冷的苏沐秋翻身下了床,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仔细地遮住每一处痕迹,同时叮嘱了还赤裸裸半躺在床上吞云吐雾的叶修一声。
“穿上衣服,沐橙要回来了。”
“沐橙?”
“我妹妹,你们办事效率这么差,这个都不知道?”
“哥一腔心思都往你身上去了,哪还看得见别人啊。”
这一听就是“万花丛中过,只采八千朵”的情场老手才说得出口的话,字词够动人,情话够分量,语调够缠绵,就语气里那股子一般人察觉不到的冷漠让人心寒。普通花花草草或许会被这迷人话唬得昏头转向,但苏沐秋,这种从小就受着专业的思维训练,还是个襁褓的时候就来到这冰天雪地的鬼地方的人,这种话比耳边风的威力都轻。
叶修见苏沐秋没理他,也不在意,龇牙咧嘴地穿好衣服后装作一个不经意“摔”到了苏沐秋的背上,调整出一副怨妇的口气才出声。
“哎,我说苏沐秋,哥打被你打过了,上也被你上过了。就答应了跟哥走吧。”
“好。”苏沐秋仿佛就等着叶修再提起这个话题一样,接着叶修的尾音就回答了,不带一点犹豫的。
叶修的脑子里转了几个圈,战术大师的思考能力不是吹的,很快就判断出苏沐秋这么爽快的理由。
“你妹妹,需要我们帮什么忙。”
“让她幸福就好。”苏沐秋听出了叶修问句里面的陈述语气,也没有兜着弯走。“当然,她必须离你们和那些肮脏的东西都远远的。”
“嘿嘿,哥干净着呢,把你妹妹给我就好了。”
苏沐秋出其不意一个手肘击在叶修的肚子上,也亏叶修反应敏捷,连忙踉跄着躲开,对着苏沐秋明显不爽的脸举起双手表示歉意。
这世界唯女子和妹控不可惹也,叶修终于明白云秀这句话的意思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3)
  1. 脸滚键盘亦悲亦喜创作组 转载了此文字
©亦悲亦喜创作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