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悲亦喜创作组

什么是悲?什么是喜?

有人说故事多如星斗,惟有悲剧永存。
有人说世事太多艰难,不如喜剧成全。
有人说庸碌一生是悲,有人说同生同死是喜。

一场两个人的戏,要怎样去演?
生?死?笑?泪?

人生如梦,悲喜交加。
无限的平行世界,是无限个或悲或喜。
看啊,他哭了。
看啊,他笑了。
你执着笔,你编着戏。

亦悲亦喜创作组期待您的加入。
群号:335732018

【鹽本作品】勇氣 -節選by你猜

若能将剜骨取心的疼痛,涂得欢喜悦人。

若能将切肤般的憎恨,融入希望的色彩。

 

 


 

 

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

 

虽然向来都有早起的习惯,但这一天的苏沐秋醒得格外早。当窗外第一缕光线透过轻飘飘的窗帘射进出租屋时,他便已抢在闹钟响起前睁开了眼睛。并没有急着起身,取而代之的,苏沐秋盯着空荡荡的天花板发了好一会儿的呆,像是挣扎着要从梦境中寻回自我,也像是梳理着接下来必须要做的每一件事,不过更可能的是,单纯只是在发呆而已。这样的状态维持了五分钟后他翻身坐起,伸手关掉犹自运行了一个通宵的两台电脑,给身旁睡得沉沉的另一人重新盖好被踢掉的毛巾被,穿鞋下床。

 

将微凉的自来水浇到脸上时,苏沐秋不由自主被视线所见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镜中的少年身形挺拔仿佛径自抽枝发叶还未完全长成的良材,下颌与颈项的连接处弯出一道优美的弧度如同未经雕琢的璞玉,似笑非笑的眼角眉梢酿出温柔醇厚的吐息。

少年的一切都那么好看,那么的丰神俊朗,几乎让人不忍心去触碰,虽然仔细一看似乎少了点身为少年该有的朝气蓬勃,多了一分苍白,但在如画眉目映衬下竟散发着别样的风情。

苏沐秋对着镜子里的少年微微勾起了嘴角,镜子里的他还了一个笑容。多么完美。

 

 

 

叶修是在食物的香味中醒过来的,浓郁的香气不但驱散了瞌睡虫同时也成功勾起了馋虫。他踩着拖鞋随手划拉了两下略长的刘海,跟随嗅觉的指引进了兼做饭厅的厨房,脚刚踏入就没忍住“哇”了一声。

“我勒一个去今天是什么日子?”他指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做了一个堪称颜艺的表情。经过长久的打拼他们的日子虽然早已摆脱拮据,但也远远没有进化到可以这么铺张浪费的程度。叶修仔细想了一下今天究竟和其他的每一天有什么区别,三十秒后他败下阵来:“沐秋,我记得和嘉世正式签约是在这个周末,然后沐橙期末考试也还没有出成绩。”所以我们这是在庆祝什么?

他原以为苏沐秋会摆一个莫测高深的表情说“你猜?”,或者是干脆利落地公布答案,可没想到对方压根儿就没打算理他的惊讶,只是像往常那样让他递个盘子过来,熟练地装盘,关火,满满当当的饭桌上又多出了一道美味。一切准备妥当将筷子递给满头雾水的叶修时,苏沐秋终于弯起眉眼淡淡地笑了笑:“只是心血来潮罢了。”

 

 

一顿莫名其妙的大餐吃完,不等叶修开口说什么苏沐秋就抢先开了电脑,在对方还没来得及抛出疑问前先下手为强:“这周最后一个野图BOSS刷新了,会掉却邪提升等级要用的最关键的那个材料。”之后就闭上了嘴不用再废话,因为他看到叶修已经等不及地扑上了另一台电脑刷卡登陆游戏。

 

在各大公会的咒骂声中,他们突破重围带着满满的背包绝尘而去。将多余的装备和材料扔进仓库,两人转身进了竞技场打开装备编辑器。一时间出租屋内除了鼠标和键盘的轻响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甚至连呼吸都几不可闻,直到最后一块零件嵌入。苏沐秋深吸一口气,点下确定。

 却邪乌黑的矛尖随着人物的动作闪烁出冷冷的锋芒。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苏沐秋抢在叶修发出欢呼前开口:“要来一场试试吗?”

“正有此意!”

 

 

 

他们这战局一开,直接从日头高照打到了夕阳斜下,各有胜负,不分高下。也许是武器性能刚得到了提升,也许是职业上的优劣点,纵观全局下来还是叶修略占了上风。

“不用太沮丧,哥会保留下给你超越的机会的。”甩开鼠标,叶修朝后猛地倒在了床上,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洋洋得意。

“这次算是很尽兴了吧?你我都没有任何放水,彻彻底底全力以赴。”

“嗯,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了。”

之后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一时之间沉默像渐渐蔓延开来的黑暗一样,笼罩了这个房间。

苏沐秋看了一眼窗外即将消失在地平线下的最后一抹日光,想说什么,却几次三番欲言又止。双手在身侧攥紧了又放开,又再次握紧,反反复复。叶修假装闭着眼睛,苏沐秋却清楚,这一切都被他看在了眼底。

“沐秋,”

“叶修,”

终于开口,却是异口同声。

“你先,”

“你先说。”

“好吧我说。”苏沐秋闭了一会儿眼睛,再睁开时开口的语气淡淡仿佛在谈论明天早饭吃什么好,“叶修,在听我说之前,你先……”

“不,等等,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先说。”

叶修从床上坐起来,一眨也不眨地盯着苏沐秋,夕阳的余晖打在他脸上闪闪地将轮廓镀上一层淡金的光辉,闪耀得苏沐秋有点不敢对视那样的目光,他张张嘴又合上,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像是一瞬间被击碎,溃败得干净,最终发出的声音干涩得连他自己都辨别不出来。

“叶修,其实我……”

“说好了我先说的。”叶修毫不犹豫打断了他,苏沐秋因为背光而看不清的脸上其实表情很平静,只有眼眸深处燃着一点小小的光亮,转瞬即逝。他定定地看了苏沐秋一会儿,半坐起的身体又躺了回去,吐词缓慢,苏沐秋却从里面听出了坚定,和一些不那么容易辨认他却了若指掌的情绪。

“其实我啊,最讨厌那种自以为是的人了。一味以为着自己是为对方着想,为对方尽可能准备好一切尽全力铺平道路就算最后一刻也想着不要给对方留什么遗憾的人,真是太讨厌了。”

叶修一口气说完,视线在天花板上转了一圈,又落下来盯着已经张着口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的苏沐秋,露出一个和往常无异的笑。

 

“不过,看在是为了我的份上,我原谅他了。”

 

苏沐秋足足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抿起的唇动了动,又张了张,最终紧紧闭上,只发出一个单调的鼻音。

“嗯。”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7)
©亦悲亦喜创作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