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悲亦喜创作组

什么是悲?什么是喜?

有人说故事多如星斗,惟有悲剧永存。
有人说世事太多艰难,不如喜剧成全。
有人说庸碌一生是悲,有人说同生同死是喜。

一场两个人的戏,要怎样去演?
生?死?笑?泪?

人生如梦,悲喜交加。
无限的平行世界,是无限个或悲或喜。
看啊,他哭了。
看啊,他笑了。
你执着笔,你编着戏。

亦悲亦喜创作组期待您的加入。
群号:335732018

【糖本作品】来年-节选by荷里哀

那年夏天的蝴蝶,少振了一次翅膀。

 

 

 

呵欠——

苏沐秋揉着睡得乱糟糟的头发走出卧室,发现难得比自己早起的叶修正盘腿窝在公共休息室的沙发里,就着豆浆吃生煎包。

见苏沐秋起床了,叶修也不顾上烫,急忙咽下嘴里那一口,指了指茶几上的另一份招呼道:“快嘶——去洗漱哧——好来呵——吃早餐呼——” 

看着叶修被烫得直吐舌头的狼狈模样,苏沐秋嫌弃地皱了皱眉,又觉得招牌“起床困难户”竟然主动出门买早餐实在新鲜,就多问了一句,“你买的?”

“是啊。”叶修坦然点了点头。

注意到茶几上只剩一份没动的早餐,苏沐秋又问:“其他人吃过了?”

“哪能啊,昨天抢Boss到后半夜,都还没起呢,我就买了咱俩的份。你赶紧吃,不然等下那帮没节操的看见,非抢光了不可。”

“哦。”苏沐秋愣愣应答着晃进了盥洗室,过了一会儿才隔着半关的门传来一句口齿不清的嘟囔。

“你说什么?”叶修扯着嗓子问。

苏沐秋吐了一口泡沫,探出头重复道:“抢到了嘛?”

叶修翻了个白眼说:“什么叫‘抢到了嘛’,你应该问‘抢到几个’。”

苏沐秋又把头缩回去,咕噜噜漱净了满嘴的泡沫,又撩几捧水洗了脸,才不紧不慢地顶着用来压乱毛的湿毛巾走出来,“哦,抢到几个?”

“昨晚你睡了之后又刷出四个野图,抢了三个。”叶修说着立起拇指,给自己点了个赞。

“啧,还丢了一个,得瑟什么。”苏沐秋不以为然地回道,走过来懒懒倚着叶修坐下。

“谁说是‘丢’的?!”叶修听苏沐秋鄙视的口吻立即炸了,“哥什么人?看上的Boss还能给丢了?!”

“那怎么回事?”苏沐秋也不跟叶修吵嘴,就顺着他的话往下问。

“呵,昨天老韩也在,带着霸图抢Boss,看他刚被我们抢了个总冠军不爽得很,一脸黑气都快穿透屏幕扑过来了,就让他一个Boss压压火,礼尚往来嘛。”叶修说着帮苏沐秋把茶几上的早餐够过来递到他手边。

苏沐秋刚摸过沙发上摊着的电竞之家翻着,总决赛后最新一期,头版大肆登着嘉世四连冠的消息,内页是对沐雨橙风为一叶之秋挡下舍命一击,时机绝佳地瓦解了霸图的战术意图的长篇评论分析。

“啧,哪这么多废话,直接写哥是个不世出的天才不就完了。”苏沐秋嘴上如是嘲讽,却还是偷乐着把整篇褒奖读完,连早餐都顾不上接,就着叶修的手一口一口啃,觉得噎了就用脚尖踹踹他,温度刚好的豆浆立即被送到嘴边。

“哟,队长,副队,起得挺早啊……”吴雪峰打到一半的呵欠竟硬生生地憋了回去,一个箭步退回卧室,“砰”地摔上门。

臣卜木曹!我的钛合金狗眼!

四连冠隔夜怎么跟新婚隔夜似的?!

隔的还特么是洞房夜!!!

等吴雪峰做好心理建设推门出来时,那两人已经双双坐在训练室了,只剩他任劳任怨地收拾茶几上的塑料袋和一次性杯子。

叶修和苏沐秋开了电脑,登入荣耀,却没有刷副本或竞技场,毕竟总决赛加赛后一帮大小伙子乘着兴致在网游里大杀天下,都消耗得够呛。叶修只是打开了一叶之秋账号下的仓库,给苏沐秋看昨晚的收成,里面还有不少以前从别人那里赌来的东西。

苏沐秋查看完稀有材料存货,又拿过记事本在上面写写画画,算计着做新银武所需的材料竟被叶修自个儿攒齐了,半晌抬头直勾勾地盯着一脸“哥就是壕”表情的叶修,吞了吞口水。

“怎么?你小子是不是看见聘礼心动了,想作哥男朋友啊?”叶修用指节敲了敲显示器边沿调侃道。

哪料到苏沐秋竟鬼使神差地郑重点点头,也不知是早有这心思,还是一时脑子接错线。

叶修见苏沐秋一脸呆相,“噗哧”笑了出来,“好呀,那你亲我一下,来年的今天就是我们的周年纪念日。”

苏沐秋明显是纠结了一会儿,才磕磕巴巴地说:“别…先别……告诉沐沐啊。”

至于一个清汤挂面似的纯情亲吻,怎么变成了色香味俱全的满汉全席,也不能怪谁狼子野心,居心不良,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烈火烧干柴,天雷勾地火嘛。

只不过等到后来苏沐橙真正知道了这件事,才给出一个精准的解释:这两人早就藏着猫腻,挑一个好日子说开罢了,地下双箭头转为高调秀恩爱,放在单身遍地的职业联盟,从此妹妹再也不用担心哥哥们的仇恨拉不稳了。

 

 

 

夏休期开始,战队成员陆续回家的回家,旅游的旅游,就连陶轩也高高兴兴地行李一收来了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剩叶修和苏沐秋二人世界谈那么一场“奋不顾身”的恋爱。

逛街吃饭看电影,谈情说爱拉小手……这显然不符合他们的画风,“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打打荣耀”才对。

不过随着夏休期而来的是全国各高校、中小学的暑假,一大波小学生涌入网络。

这天,叶修第N次被猪队友坑得团灭后,耳机一摘就往坐旁边正和装备编辑器较劲的苏沐秋怀里钻,边钻还边装出一副委了巴屈的台湾腔,“沐秋,你造么,小学僧好口怕,人家怕怕嘛!”

苏沐秋手一抖,差点没把材料给割废了,小心翼翼地把编辑器里的宝贝保存好,才伸手把叶修从自己怀里捉出来,“连个副本Boss都推不倒,留你何用?!”

“啧,副本Boss有什么?哥可是推到了荣耀终极Boss的男人!”

“啊?哪个?”苏沐秋还歪着脑袋认真数了数高级别的Boss,真没数出哪个担得起“终极”这个评定的。

“嘿嘿。”叶修笑得高深莫测,爪子不安分地摸上了苏沐秋的裤腰。

“滚滚滚!”反应过来的苏沐秋一连说了三个“滚”,还身体力行地反扑到叶修身上,两人顿时滚作一团,“哥今儿个教教你什么才叫真正的推Boss!”

“来呀!”叶修嘻笑着在地板上躺平,“让哥看看你PVP输出如何。”

箭在弦上,反倒是苏沐秋先红了脸,拉了拉叶修说:“地板凉,回卧室吧。”

 

 

 

可是啊,说好了夏休期有时两次有时三次没羞没臊的生活(并没有说好)怎么变成这样了?!

站在蓝天白云下日光微风中的叶修,不禁思考起了人生。

“呐,后天沐沐就放假从学校回来了,我们也去哪里玩吧!”彼时衣衫不整的苏沐秋话音刚落就翻身下床,坐回电脑前,开始搜索热门旅游线路。

这是叶修第一次痛恨起战队宿舍卧室配电脑这个决定,并认真严肃透彻地考虑了动用队长权修改这一配置的可能性。

两人最终带着一身凌乱的痕迹坐在电脑前,敲定了三人五日四夜游云南的行程,此时正漫步在堪比荣耀场景的古镇街头。

要说刚确定关系的小情侣,撑着把纸绘伞来段古镇情缘也不错。

可叶修就只能举着张路边发的广告传单,挡那灿得跟不要钱的白炽灯似的阳光,溜边走在屋檐下微不足道的阴影里,看苏沐秋那个死妹控脖挎单反左手拍立得右手卡片机时不时还掏出手机对着苏沐橙360°无死角地“咔嚓咔嚓咔嚓嚓”。

好在苏沐橙天生跟她哥一样的美人坯子,穿着条碎花裙子,扎个松松散散的麻花辫,混迹于古镇的街头巷尾门前院后也挺赏心悦目。

唯一破坏画面感的就是那一会儿一句,“哥!这点心做得真好看,来尝尝!”

两会儿一句,“哥!这水果看着真新鲜,买几个解渴呀!”

三会儿一句,“哥!我们中午吃米线吧!就是这家,网上查的,正宗过桥米线!”

好不容易挨到晚上回了旅馆,按照一般的剧情走向,一定会有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的机会。

可但是,但可是,他们的剧情从一开始就跑偏得特别奔放。

苏沐秋不放心让妹妹睡单人间,就订了双人标间,苏沐橙自己睡一张单人床,他和叶修挤另一张。已经是一米半不到的单人床,还要在中间画三八线,到底还能不能好好睡觉(滚床单)了?!

累不爱。

第二天,香格里拉的行程,叶修整个一眼神死,叼着支烟假装自己是场景中的NPC,可当苏沐橙左手拉着苏沐秋右手拉着自己走在青山绿水间时,又不禁勾着嘴角笑起来,好像时光倒退回初遇的日子,两个少年牵着个半大的小丫头在公园里散步。

 

 

 

公园离他们的住处很近,不过十分钟的步程,是叶修这个死宅难得肯被苏家兄妹拖去活动的地方。

那时候没钱买什么太贵的玩意,苏沐秋和叶修帮苏沐橙抻一次皮筋儿,小丫头都能开心地跳老半天,边拍手边唱口诀。

叶修闲着没事,还编了个荣耀版的口诀给她玩,又是账号名又是副本地图还有一长串的稀有材料,亏她能记住。

有天苏沐橙在学校手工课上扎了个纸风筝,回来就拉着叶修和苏沐秋去公园放。没什么风的天气,风筝又扎得简陋,两人轮流扯着线轴绕公园飞跑了几圈,好不容易才放起来,又歪歪斜斜地掉下来卡在树杈上。

最后,集体放风筝活动变成了苏沐秋爬树摘风筝,叶修在底下指手画脚。

“你从左边爬。”

“对,对,踩着那个凸起的地方。”

“其实跟在荣耀里爬树差不多,没什么难的。”

苏沐秋终于忍无可忍地揪了片叶子往叶修脸上丢,“U CAN U UP, NO CAN NO BB!”

都不用叶修躲,那叶子就飘飘忽忽地从面前错开落在脚边,让他笑得一脸得意,惹苏沐秋狠狠地翻了个白眼给他。

当然,还有苏沐橙在旁边天真无邪地给哥哥加油助威。

 

 

 

五天的行程结束,三人坐在昆明机场的咖啡厅里等延误的航班。

苏沐橙搅着杯子里的奶茶,面对两位“家长”思索了一番,觉得现在时机正好便开口道:“哥,叶修哥,期末考之后,班主任问过我的高考志向……”

苏沐秋一听,立即正襟危坐,倒是叶修不正经地接话道:“这还有什么好问的,跟着你哥哥们打荣耀呗。”结果在桌子底下挨了苏沐秋一脚。

苏沐橙忍不住笑了,“我就知道叶修哥会这么说。”之后停顿了片刻,好好组织了一番语言又说:“虽然打荣耀很有趣,不过有哥和叶修哥就够了,我跟着只能添乱。我好好规划过了,大学想考新闻系,以后当你们的随队记者。”说完,她眨巴眨巴眼睛满脸期待地看着苏沐秋。

“好呀,就当记者吧。”

“我也觉得挺好,以后要是有媒体黑我们,你还能帮我们黑回去!”什么事到了叶修嘴里都分分钟不正经起来。

“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苏沐橙说着举起还剩半杯的奶茶,“干杯!”

三人玩闹似的又无比郑重地碰了杯,一如每次做出重大决定时那样,共进退。

机场广播刚好在这时响起,通知飞往杭州的旅客登机。

“走吧,回家。”

“嗯,回家。”

 

 

 

又一个夏天过去,荣耀职业联赛进入第五赛季,嘉世再次一路领跑,叶修和苏沐秋高调入选全明星,票选结果却小小地出人意料了一次。

票选第一名:苏沐秋,嘉世战队,枪炮师,沐雨橙风。

票选第二名:叶秋,嘉世战队,战斗法师,一叶之秋。

“嘿嘿,怎么样啊,第二的感觉?”苏沐秋拎着杂志上的票选结果直往叶修脸上贴。

蹲在电脑前刷微博的叶修转过来,看了看票选结果,又看了看苏沐秋,痛心疾首地说:“果然,要看脸。”

“喂!叶修你什么意思啊?!论实力哥还怕了你不成?!”苏沐秋说着杂志一丢,掏出账号卡豪气万千地说:“来!竞技场!输了吞卡!”

叶修“呵呵”笑着也不接受挑战,就把显示器转了个角度让苏沐秋看。

这一看气得苏沐秋差点掀桌,“嘛淡!‘荣耀第一人妖’是几个意思?!哥也是玩过男号的好嘛!叶修!是不是你开小号黑我?!”

“呵,哥要黑你用得着开小号嘛?”叶修话音刚落就用大号转了那条微博,还意犹未尽地点了个赞。

“友走尽!江湖债见!”苏沐秋说着气呼呼地走了。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45)
©亦悲亦喜创作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