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悲亦喜创作组

什么是悲?什么是喜?

有人说故事多如星斗,惟有悲剧永存。
有人说世事太多艰难,不如喜剧成全。
有人说庸碌一生是悲,有人说同生同死是喜。

一场两个人的戏,要怎样去演?
生?死?笑?泪?

人生如梦,悲喜交加。
无限的平行世界,是无限个或悲或喜。
看啊,他哭了。
看啊,他笑了。
你执着笔,你编着戏。

亦悲亦喜创作组期待您的加入。
群号:335732018

【盐本作品】七天-节选 by Sai

命中注定要遇见的人,无论怎样都会遇见的。

 

【1】

第一天,叶修把他葬在了南山陵园。

 

每天,每个小时,每分每秒,这个世界上都有那么多人去世,叶修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不会随便为之动容。

他的自以为是,只不过是因为身边的一切过于安分守己,像一罐甜美浓稠的蜂蜜一样将他泡在了里面,让他沉浮之间忽略了随时有可能触碰到的最底部的那一层极为隐秘和致命的毒药。

叶修怎么样也想不到,这样的每天都发生的事情,会像一颗蛰伏在他世界土壤里的种子那样,在一个意料之外的时间,令人措手不及的破土而出,在他那一平如波的生活中狠狠扎了个洞。

一个深不可测,无边无际,没有办法填补的巨大洞穴。

他的世界就因此哗啦啦的倾塌、崩落,再也回不到原来的那片天朗风清,秋高气爽的大地上去。

 

 

苏沐秋下葬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好位置,看不见江,是个阴坡,大半年都晒不到太阳,周围都是杂草,连花都看不到几朵,在一片灰绿色当中只有零零碎碎的几点鹅黄色。而且旁边连个伴都不多,稀稀落落的几座坟,也不知道被遗忘了多久,连墓碑上的刻字都因为风霜雨雪而模糊不清,最上面的照片更是早就不知道被风刮到哪里去了。

 

但叶修觉得挺好的。

 

叶修不希望死后的苏沐秋身边有太多的不认识的人,叶修希望他能安安静静的一个人睡着。沐秋为了生活,为了沐橙辛苦了这么久,虽然在只有一步就能触碰到荣耀的地方就停止了他充满着阳光和鲜花的旅程,虽然他还很年轻,虽然他还没能听见自己说爱他,但是事实残酷如斯,命运只进不止,即使一切成空,除了逝者安息,生者往前,又能如何。

 

幸好,有关苏沐秋的一切还能属于苏沐橙,还能属于叶修。

 

同样的,叶修也不喜欢苏沐秋晒太阳,他就喜欢看苏沐秋白白净净的脸,脸上有细细的绒毛,光线洒下的时候脸上似乎能沾染上光芒一样闪闪发亮,下颌泡在牛奶一般的阳光里,泛着乳白色的光亮。叶修喜欢的那个苏沐秋,有着少年该有的干净和漂亮。

 

我在一个最不好的地方放着一个最好的你,就像这个无一美好的荒凉山坡,就像是我无能为力的单薄记忆——但这不反而显得你独一无二的重要和珍贵吗,沐秋。

叶修脑子里突如其来的蹦出这些不合常理的文艺字眼,下意识弯起的嘴角触动了某一根细微的神经,躲在眼睛后面的泪水由此脱离了控制,慌不择路地逃了出来,却没想到下一瞬间就在地上摔得粉身碎骨。

 

细碎的雨来得突然,不一会就盖过了叶修没忍住的那几滴泪。这似乎是这个春天的第一场雨,柔得很,却也冰冷得很。慑人勾魂的寒气一下子弥漫在整个南山陵园。

 

沐橙跪在地上,捂着脸哭得很厉害。从昨天起她就一直断断续续的在哭。

细如丝线的雨水穿过指缝,溜进了眼睛里,将每一寸悲伤严密缝合,伪装成泪水顺势而下,打湿了她的衣袖,她的裙摆,她的鞋子,水迹像看不见的疼痛一样铺天盖地的晕开来。

苏沐橙本不是爱哭的人,却就是忍不住,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忍住那些在身体里乱窜的想要倾泻而出的悲恸的情绪,她呼喊过,崩溃过,撕心裂肺过,最后只剩下简单直白的眼泪,前仆后继地喧闹着叫嚣着。

这辈子,恐怕也只有这么一次,容许她自己像这样放肆的悲伤。

 

【2】

第二天,沐橙因为前一天哭得厉害,现在还累得倒在床上没有醒过来。叶修起床的时候蹑手蹑脚的怕惊醒她,走过她床边的时候轻轻地帮她掖了掖被子,顺手拭去了她眼角未干的泪水。

 

 

初春的空气还是凉得很。这儿虽然靠海但是丝毫没有一点点暖的感觉。

叶修出门的时候裹了件黑色大衣,他在衣架前对着苏沐秋的那一件和他一模一样的白色的大衣站了半天,几次伸手又放了下来,最终还是放弃了念想,穿了仅仅两件衣服就出门了。

 

叶修坐上了楼下车站的第一趟车。他们住的地方挺偏的,附近只有这一个车站,车站里也只有这一班车,一天还不多,就两趟,早晚各一趟。

叶修上了车,按着一直以来的习惯坐在了第二排左边靠窗的位子。现在由于是冬末春初,还是一大清早,车上只有寥寥几个人在,不约而同的都是睁着两个视线不清的眼睛,眼神空洞的不知道注视着哪里,他们唯一的意识,只是余留下来,留意着他们该下车的那一站的提示广播。

叶修坐的位子的窗户没有关紧,寒得勾人骨头的风从窗缝里钻进来,又往叶修敞开的领口钻进去,冷得他一个哆嗦,却没有促使他伸手去关进窗户,或者稍微拢一拢自己的大衣领子。

 

是真的啊。

那个虽然坐在不靠窗的一边,却总是抬手替自己关窗,然后把脖子上的围巾腾出一半给自己围上的那个人……

果然,真的已经不在了啊。

 

 

车子沿着既定的路线往前,并不会车上某一个乘客的心情而更改。

走到稍微繁华一点的地段,人渐渐多起来了。当有了一个人坐在叶修身边的时候,叶修没有再坐在位子上,立刻站了起来,也不管其他空着的位子,就在那人奇怪的目光的注视下,目光朝前身体微弯地站着。

手里的握杆冰冷地黏在掌心,身体的温度仿佛立刻被吸走了一部分,沿着手心直达心脏的寒意一下子又窜上了脑门,因为起得有点早而有点混混沌沌的意识此刻反而清醒了不少。

叶修咬了咬牙,固执地握着杆子。

心里反复对自己说,也不是很冰。

 

车子沿着既定的路线走了一趟,直到最后一站,所有人都下车了,叶修还站在车子里。他站起来以后,就没有再坐下过,因为他知道,即使那个位子上坐着的人走了,他重新坐回原来的位子,也会有另一个陌生人坐在了他的旁边。

如果旁边坐的不是那个应该与之并肩的人,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开车的师傅疑惑地问了一句从头坐到尾却没有下车的叶修,叶修回了师傅一句,说我闲得无聊玩呢,等会还是得麻烦您把我送回去。

附带一个得意洋洋的欠揍的笑容,眼睛眯成了缝。

师傅摇了摇头,显然是见多识广,也不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了,也就没有再去搭理叶修,下车歇了会重新上了车。

破旧的公交车哼哼嗤嗤地叫唤了几声,掉转了方向,沿着原来的路线折返。

这次,叶修坐在了一个单人座位上。

 

【3】

第三天,叶修开始抽烟。

 

其实他很久以前就试过抽烟了,偶尔有次去陶轩的网吧玩时,一不小心就被带坏了。

但是叶修知道他们的情况,也知道抽烟其实也是个烧钱烧身体的行为,过了一下瘾就没有再尝试了。

最重要的原因是,抽过烟的那天晚上和苏沐秋接吻的时候,被他一脸嫌弃和生气的狠狠地推开了。而且那之后的三天,苏沐秋没有和他说话。

现在,没有人会嫌弃他嘴里的一股子烟味了,也没有人会在因为他吸烟而和他冷战三天后一脸严肃地告诉他吸烟的种种危害,也没有人会和他接吻了……

所以,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叶修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天才。之前吸烟也是一教就会,刚上手就熟门熟路,而现在,隔了很久没抽,可烟一点,嘴巴一咬,一个吞吐,灰色的烟圈徐徐升起来,仿佛就像一个老烟民一样,驾轻就熟,技能满点。

他站在窗口抽的烟,虽然知道现在没有人再会警告他不能让沐橙吸到二手烟,但他下意识还是凑到了窗边,迎着猎猎的风,一根又一根地抽了起来。

 

苏沐橙就坐在他身后不远的椅子上,怀里还紧紧抱着哥哥送她的玩偶,一脸担忧地看着窗边的叶修。烟雾缭绕间她看不清叶修朝外侧着后剩下的那能看到的小半个脸,迷迷茫茫中只能看到红色的火光一闪一闪沉沉浮浮,每次她总觉得那红色的光点要沉没在厚重的灰色当中时,那微弱的光点又挣扎着游了上来。

 

持续不停的寒风刮着叶修的鼻子和手指,那平常在键盘上轻快地飞舞的白皙修长的手指被风刮得紫红紫红的,关节僵硬得几乎动弹不得,每吸一口烟都要叶修主动的把头凑上去,连鼻头上也迅速染上了一抹晕红。

大概是鼻子堵了难受,叶修伸手捏了捏鼻子,一个没注意,被烟呛了一口后猛地咳嗽起来,怎么也停不下来,最后顺着咳嗽莫名其妙地笑了出来,一边笑一边咳嗽然后一边捂着肚子蹲了下来,直到沐橙走过来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他才慢慢停住了这怪异的举动,然后抬头从正对着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病态的脸庞和发红的眼角。

突然哑了声音。

 

烟灰落在脚背上,不怎么烫,但却迅速地疼出了一小片红淤。

 

 

苏沐橙不知道叶修在她睡着后是不是又开始抽烟,能庆幸的是早上起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和衣在沙发上睡着了。

沙发不大,叶修蜷缩着,脚没办法伸直,甚至连翻身都不允许,身上只盖着几件厚衣服,以往他和哥哥一起挤着睡的小床以及盖的被子被冷落在一边,保持着三天前的样子。

叶修皱着眉,显然是睡着的,眼睛紧闭着,不过身体偶尔地抖动,瑟缩了一下又没了动静。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梦到了什么。

 

 

后来苏沐橙有偶然问起过他当时为什么不睡在床上,叶修沉默了足足有三分钟,才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语气淡然而又无奈的说。

床上,一个人睡……

太冷了呀。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9)
  1. 脸滚键盘亦悲亦喜创作组 转载了此文字
©亦悲亦喜创作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