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悲亦喜创作组

什么是悲?什么是喜?

有人说故事多如星斗,惟有悲剧永存。
有人说世事太多艰难,不如喜剧成全。
有人说庸碌一生是悲,有人说同生同死是喜。

一场两个人的戏,要怎样去演?
生?死?笑?泪?

人生如梦,悲喜交加。
无限的平行世界,是无限个或悲或喜。
看啊,他哭了。
看啊,他笑了。
你执着笔,你编着戏。

亦悲亦喜创作组期待您的加入。
群号:335732018

【糖本作品】总有人会记得-节选by漫天飞橙

*叶秋x苏沐橙配对注意。


总有人会记得

 

>>

当放在桌上的手机嗡嗡地振动起来时,苏沐橙迅速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摁掉,抬头望了望叶修紧闭的房门,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匆匆跑下楼去。

“我出去一下,”她对陈果解释了一下,“晚上可能不回来吃啦。”

小区门口停了辆低调的银灰色轿车。苏沐橙小跑过去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你迟到了哦。”她侧过脸一笑。

坐在驾驶座的人跟叶修有着一样的脸,只不过比叶修齐整精神得多。“抱歉,提前下班的收尾工作有点多,路上还有些堵车。你出来他知道吗?”

“他”指的自然是叶修。

苏沐橙摇摇头。“从中午吃完饭到下午他一直在看最近几场比赛的视频做总结,刚睡下不久。快到四强了嘛。”

“哦。”叶秋脸上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走吧。”

在联盟第十赛季结束后不久,叶秋就向公司申请调任来H市分公司工作。明面上是H市分公司刚起步有更大的发展潜力需要有人主动请缨来管理,私底下多少也混杂了些许私人因素。叶修早嫌他烦,坚决不搬出去跟他住,回回派苏沐橙陈果等人应付他。叶秋不为所动,依旧是稍微得些空闲便来转上一圈表示“我哥麻烦各位照顾了”。结果没能带走叶修,他倒是跟苏沐橙先熟了起来——虽然他第一次认识苏沐橙还是在兴欣网吧的某个年二十九,但这姑娘自称早就知道他了,这让叶秋有些受宠若惊:叶修竟然还跟别人提过他?

“嗯,是为了向我们证明他也是能当哥哥的人啦,还有偷你身份证那会儿说过。”这是苏沐橙的解释,直到他们交往了以后叶秋才知道当时他以为只是顺口的“我们”确实代表了两个人。

一来二去互相看着顺眼就干脆地在一起了,又都心照不宣地没告诉叶修。苏沐橙纯粹是好奇他什么时候会嗅到些蛛丝马迹,叶秋则是尚未确定苏沐橙眼中的是他还是那个跟他拥有同一张脸、比他更熟悉苏沐橙的人,索性也谨慎地闭口不言。

他们此行的目的实际是苏沐橙要给叶修买生日礼物。到百货商场停好车走进去,还没等苏沐橙想好去哪儿逛,叶秋就已经在一楼玩具店买好了一只电动小狗。

“他会喜欢玩具吗?”见此苏沐橙被戳中笑点。

“管他呢。”叶秋说,找到休息区的凳子坐下,掏出一本可贴便签,一笔一划认真写下:

TO叶修:多带小点出门溜溜,弥补它与你失散多年的遗憾。也可以减肥。生日快乐。叶秋。

写完他贴到了电动狗的背上。

“本来还想参考一下你的意见,看看你一般会送哥哥什么呢,这么多年老是烟烟烟鼠标键盘的,他不腻我都腻了。”苏沐橙挽着叶秋站起来,“现在看来你也没有多少参考价值。”

“送哥哥?”叶秋意有所指。职业使然,他习惯了乘胜追击,一旦抓到机会,就要把梗在两人之间的隐患解决。

“对。”苏沐橙弯了弯眼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共享了一个哥哥。”

“这些年吗?”

“嗯,他有没有跟你提过他离家出走后的事?”

叶秋摇摇头。叶修就是那样,永远一副深藏不露的样子,只要他不想说,没人能问出来他肚子里装着什么坏水。就像那次不声不响的离家出走。

苏沐橙的手紧了紧,拉着他往楼上一层走。“边走边说吧。”

 

>>

叶修遇到苏家兄妹的时候,已经接近身无分文了。

正如十年后的他对这次出走的评价,虽然不后悔,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幼稚任性。十五岁的年纪又整日泡在电脑前,如何规划消费与妥善保管财务是衣食无忧的少年不会考虑去加点的技能,即使加了点也只是低阶。

就在他思索下一步该怎么办才能有足够的钱支撑他摸上“电子竞技”的路时,路边一家围满了人的网吧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里面隐约传来“再来一把”的叫喊和阵阵欢呼。

越来越多的人聚了过去看热闹,后到的人踮起脚尖努力张望也望不到里面的情况,只好问内圈的人这家网吧发生了什么值得围观的事。

“里面有一小哥,跟所有人打赌呢都赌好几天了,玩游戏pk赢了他的就能拿一百块,输了的人就给他五十。”

“这么狂?”

里面的人哂笑:“嘿还别说,都好几个人看他年纪小连赌注都不对等就想占占他便宜呢,结果这小哥真是一把都没输过啊。”

赢了能拿一百输了只用给五十?

叶修果断钻进了人群。打游戏本就是他的长项,他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有这么好赚钱的事,此时不出手就有辱家风了。

外围十分拥挤,中间反而空出来一大块地,两台电脑就相对放在中央。两边都有人,显然是对战中,没多大会,一边椅子上的人狼狈站起,往桌上拍了张粉色大钞嘟哝了句“两次的”就匆匆离去。

“承让承让哈。”对面回答的是一个清爽的少年音,显然就是事件中心人物了,只不过声音充满愉悦连“承让”都说得毫无诚意。“还有谁来么?别这么怕我呀!”

这话扔得是好一个嘲讽。人群骚动起来,顶他的人都跟着一块起哄,觉得这家伙目中无人的打脸党却忿忿不敢言。电脑屏幕给少年的脸打上一层明明暗暗的光影,看不真切。

“我来吧。”叶修在众目睽睽下站了出来,把行李扔地上就坐上了空电脑前的椅子。

围观人群无一不诧异这又一挑战者竟也是年纪轻轻,希望他狠搓一下少年嚣张气焰的人有,然而不少人却期待起又一次的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行,你自己挑一款游戏吧,我都会。”少年说。

叶修对自己的实力自信非常,不过在摸清少年的水准前他也不敢大意,谨慎地选了个他玩得最顺手的网游。少年欣然同意,立即也登陆游戏进入竞技场。

交手没过上几招两人俱是一惊,竟是战了个不相上下。棋逢对手的感觉叶修着实很久没体会过了,心里暗赞一声,手速便毫不退让地提起来。两人的血线渐渐以均衡的速度被压下去,众人此前从未见到有人能和那少年打到这个程度,不由屏息等待起最后结果的到来。终于叶修抓到对方一个不太明显的漏洞就是奔放的一波爆发,少年的角色第一次先于对手一步倒下了。

“还来吗?”叶修自觉地将桌上那张一百收入口袋。

少年咬了咬牙,想把钱再赚回去,一口应下:“来!”

这次互相摸清了对方的深浅,两人都打得更有针对性了起来。这一局比上一局持续了更长,不过最终依然是叶修以一丝血皮的微弱优势险胜。

少年的水平不俗已是有目共睹,倒没人因这两次惜败而对他大肆嘲笑,反而是这个不知哪冒出来的小孩令他们刮目相看。

叶修又从桌上的好几张五十中抽出两张。

“行了今天就这样吧,谢谢大家捧场我先走了!”少年眼见再打下去胜算也不会再有之前那么大,果断决定收手。他抓过桌上剩下的钱塞进包里就要挤入人群中离开。

“再来一盘呗,我要没钱吃饭了。”叶修赶紧抓住他。人群散去他才看清这是个年纪与他相仿、穿着朴素的单薄少年。

少年试图挣脱他:“我家里还有个也快没饭吃的妹妹要养呢你快松手!拜拜拜拜啊。”

叶修没放弃,跟着他往外走:“真的不打?那我明天就去别的网吧抢你生意了啊,你认为如果我先出手还有人会跟你这个摆了好几天摊的熟脸赌吗?”

少年噎住,索性停下脚步回身瞪他:“喂,我看你穿得挺好的至于没钱吃饭吗,驴我呢?没钱就回家要去,我是真的要养活我们一家。”

叶修深沉的回答:“有家难回。”

“为什么?”

“一言难尽不如我们……”

这时叶修的肚子应景的咕噜了一下。

“……不如我们坐下来谈。”他神色如常补完了话。

 

去路边随意找了个大排档两人就边吃边谈了。

“我叫苏沐秋。”少年说。

“叶修。”叶修狼吞虎咽地吃着,紧巴巴地算着什么时候钱会花光,他已经几天没吃到七成饱了。

“哦。”苏沐秋点了点头算是认识了,“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

叶修抹抹嘴。“什么条件?”

“你现在缺钱想从我这儿赚,打消你这个念头的条件。”

“这个嘛,”叶修想了想,“要不要考虑合作一下,这样我就不是从你这儿赚钱了,互利共赢嘛。我看你也挺有水平,肯定能比你这样打游击似的去各个网吧打赌赚的更多。”

“你以为我只有这个渠道赚钱吗?太天真了小公子哥。”苏沐秋笑。“不过听起来不错,正好我现在想找个帮我分担点外挂编写的搭档,怎么样,你会吗?”

“哪能不会,我也是靠技术吃饭的人。”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赌了两把后他们的合作关系就确认了下来。

 

>>

“然后你哥哥就把他带回你们家了?”叶秋讶异,“家里还有着妹妹呢就带个外人回去住,要是叶修真是什么犯罪分子你们就难办了。”

“那倒没有啦,哥哥还是挺谨慎的,只跟我说他竟然发现了一个打游戏水平跟他不相上下的男生,貌似会成为搭档,待他考察一番。”苏沐橙说,“我一直觉得他一个人挣钱太辛苦了,能找到一个搭档一起赚钱会轻松一些。”

“那叶修呢,之前一直怎么解决住宿问题的?”

“咦陪我去看看那件衣服……唔,那个就是哥哥把他带回来的原因啦。”

 

>>

苏沐秋和叶修开始混迹于各个网吧组队赌输赢,放的话自然“打赢二人之一就算赢”,苏沐秋在这一带已经赌出名气来了没人愿找他碰钉子,所以每次都是叶修上前应战。

自然也是把把赢。

“水平真的挺不错啊,”苏沐秋在被他们定为据点的网吧里数数这几天的战果,“来,分钱,你四我六。”

叶修不满:“凭什么,你就蹲一边而已,都是我在打啊,还有没有点良心了。”

“要不是我之前太强了威慑住他们,你以为你有上场的机会吗?就是靠我对比才有那么多冤大头还愿意挑你赌一赌啊,懂不懂。”苏沐秋说,“而且我妹妹最近要交学费了,也就拿多那么一点点而已对你不亏对我用处可大。”

“谁知道你老说你妹妹你妹妹是不是真的有这个人呢。”叶修心知合作的主动权在苏沐秋手上反驳无效,没精打采的趴在了电脑桌上,“我还要凑够能住旅店的钱呢。”

“……住旅店?”苏沐秋哭笑不得,“大哥你离家出走是住旅店啊,果然是公子哥太奢侈了。那你这几天都睡哪呢?”

“网吧啊。”叶修答得无比自然。

“你就没有个靠谱点的出走计划吗,比如找这边的亲戚朋友之类的应付一下就等你爹妈找你得了,跟家里闹别扭吧你是。”苏沐秋顿了顿,“住家里多好,真不明白你们这些离家出走的都在想什么。”

“呃……我不想被他们找到。也不算是闹别扭吧,是……”叶修想了想,“我的理想和家里不兼容。”

“你还上升到这么个高度……你的理想是什么,这么崇高。”

“电子竞技,”叶修谈到这里的时候眼里透出向往和坚定,“玩游戏玩出极致的职业,我可不仅仅只是打游戏而已。”

“找到门路没有?”

“……没有。"”这也是叶修考虑不周的地方。十五岁作出如此重大的决定,凭着一腔追求理想的热血迈出第一步,之后碰到冰冷的现实又只好颓然下来。然而决定了要走这条路就无法回头,叶修不会把树立理想再放弃当成儿戏。

“现实可是很残酷的。”苏沐秋笑眯眯地说,“不过算你走运,我勉强算打过比赛的人,也许跟你有一样的目标哦。没地方住的话,要不要来我家?只要别动我妹妹,来个人分摊房租我还是十分乐意的。”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39)
  1. 脸滚键盘亦悲亦喜创作组 转载了此文字
©亦悲亦喜创作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