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悲亦喜创作组

什么是悲?什么是喜?

有人说故事多如星斗,惟有悲剧永存。
有人说世事太多艰难,不如喜剧成全。
有人说庸碌一生是悲,有人说同生同死是喜。

一场两个人的戏,要怎样去演?
生?死?笑?泪?

人生如梦,悲喜交加。
无限的平行世界,是无限个或悲或喜。
看啊,他哭了。
看啊,他笑了。
你执着笔,你编着戏。

亦悲亦喜创作组期待您的加入。
群号:335732018

【伞修伞】相思成疾

感谢好游!
本子完售感谢!
可能有二刷!可能没有!
可能有新本子!也可能没有!
就这样!谢谢大家!

妄念之途:

#《亦悲亦喜》伞修无差合志中的参文


#你猜它甜吗?




完售感谢 @亦悲亦喜创作组 


————————————————————            


 


    “叶修,醒醒!”


    ……


    “起来了!”


    ……什……


    “别睡了,今天该你去打材料了!”


    “啥……?”


    叶修睁开胀痛的眼睛,嘟囔了一句。


    “什么时候该我……”无意识地应了一半,突然觉得这声音哪里不太对。“你说什么?”


    “怎么不是该你了?昨天可是我去抢的BOSS。”之后还说了什么,叶修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愣怔地看着对方走到窗边,一把拉开原本挡得严严实实的窗帘。天气不错,大上午的阳光无比充裕,充裕得甚至有些耀眼。叶修的眼眶隐隐刺痛,被突如其来的光芒生生闪出眼泪来。冰凉的液体不知不觉地顺着脸庞的弧度下滑,有点痒。


    “愣什么呢?该起床了,说工作你就当听不见,真是没救了。”


    “你……”叶修还有点没转过筋来,一脑子迷茫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你回来了?”


    “不是我回来了,是你回来了……啊反正也差不多,我回来就我回来了吧。”苏沐秋笑嘻嘻地转过头来,少年的容颜看上去和现下的阳光毫无违和。


    叶修不知不觉已经流了不少眼泪,衣领湿乎乎地贴在身上。他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的人,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脸T技能丢失了目标。


    “睡傻啦?”苏沐秋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赶紧赶紧,今天一堆事儿呢别又想着偷懒啊。”


    说着,他嘟囔着“多大个人了”走了出去。


    门没关严,屋外隐隐约约传出碗筷的声音。叶修坐在床上,头模模糊糊地疼。昨天兴欣拿了冠军之后一群人庆功,然后……


    想到这里就想不下去了,他只是记得包子和陈果抱出蛋糕,还有一群职业选手毫无芥蒂嘻嘻哈哈闹成一团,再然后的记忆就断了片。


    他揉揉眼睛,半干的泪水黏在皮肤上有点紧巴巴的难受。掀被子下床,在他站起来的时候床脚发出一声吱呀,和以前一样。


    和以前……一样?


    叶修疑惑地环顾四周,可不么?这不就是他之前和苏家兄妹租住的地方。窗台上的烟焦痕迹还在,墙上墙皮掉落的地方曾经被他们用荣耀的传单贴起来。那传单已经泛黄发脆,一角的胶纸早已脱胶,却还顽强地扒在墙上没有掉下来。书架上的书和光盘还都是老样子,从左到右种类不一。从游戏宣传册到沐橙的课本,还有苏沐秋为了做武器从旧书摊上弄回来的物理教科书,甚至还有记录材料属性和演算用的草稿本,每一样都在他熟悉的位置静静看着他,像是在等他回来,又像是在嘲笑他迟钝。


    叶修踮起脚来,果不其然在书架的最上方看到了两个做工拙劣的模型。没涂漆的塑料模型灰突突地戳在那里,依稀可辨是荣耀里战斗法师和神枪手。一张掉了一半的纸贴在后面,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但是他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深吸一口气,叶修转身走出了房间。


    苏沐秋吹着口哨把煎蛋盛出来,一回头看到叶修站在门口看着他。“洗脸刷牙吃饭赶紧的。”


    “你……是人是鬼?”


    “……”苏沐秋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他,“你没睡醒?”


    “……”叶修盯着他看。


    苏沐秋摇摇头,“也不知道是睡傻了还是真傻了”。他走进卫生间,没一会儿端着牙杯走出来,把牙刷塞到他手里。


    牙膏带着冰凉的薄荷味儿,轻轻地刺激着鼻腔,叶修没忍住打了个喷嚏。苏沐秋无奈地脱下拖鞋踢到他脚边:“你这不爱穿拖鞋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叶修摇摇头,踩着苏沐秋的拖鞋走进卫生间草草洗漱。拖鞋上还带着体温,可是周围的景色却有种带着怀旧气息的梦幻感。他走出来,正对上倚着门的苏沐秋。


    苏沐秋一脸“这孩子受什么刺激了”的表情,拉过他的手往下一拽,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然后快速地分开。他的嘴唇有点凉,有点干,不算温柔的一个吻,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触感久久不肯散去。


    “还不知道我是谁?”


    叶修张了张嘴,嗓子干涩得不行,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他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握住苏沐秋的肩膀,然后慢慢靠过去。与其说是他抱住了苏沐秋,倒不如说是他把自己支在了苏沐秋身上。


    苏沐秋很瘦,跟以前一样一身的骨头,抱起来挺硌。叶修有点想哭,但是最终一滴眼泪都没流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已经哭过了的缘故。苏沐秋拱了拱他:“怎么了你?睡魔障了?”


    他没动。


    “怎么了我说,你可别吓唬哥嘿……”


    到底是谁吓唬谁啊卧槽……


    “行了行了,你挺沉的你知道吗……”虽然这么说着,苏沐秋还是抬起手来抱了抱他。


    叶修直起身子,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他什么都说不出,也什么都不想说。这里没别人,只有他们两个,就他们两个。这么多年,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煎熬。在他梦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在他笑着说到他的时候,在他坐在他墓碑前面发呆的时候。


    那种难受是感觉不到的疼,蔓延在骨头里,在他笑过之后,在他以为自己已经看开之后,突如其来地刺痛神经,却又没办法说出痛在哪里。


    这是病,可是他不想治。


    因为如果不是见到他,如果不是对着他,他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让这种病况好转。


    那个时候他也想过,算了不就是难受点儿,总比忘了强,一辈子也不就是一晃眼的事。


    可是现在他才知道他错了。


    没有见到他之前,他绝对想不到自己有多么地……想念他。


    叶修有挺多话想问。这么多年他在哪里,在做什么,为什么不回来。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好像没了问的必要。他长长地出了口气,咧咧嘴。“没啥,就是做了个噩梦,吃饭吧。”


    “梦到什么了能把你吓成这样,这丢魂丢得,哎呦。”苏沐秋摇摇头,“这孩子傻成这样儿以后可咋办啊啧啧……”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难得地收起了嘴炮和脸T的神技,专心吃东西。


    而苏沐秋在他头低下去的时候,深深看了他一眼,这表情随即消失,像是完全没出现过。


 


    叶修终于恢复常态,跟苏沐秋斗出第一句嘴的时候,已经是走在被苏沐秋拉出去的路上了。看着叼着烟的好友,苏沐秋夸张地拍着胸脯:“哎呦我去,你可算是正常了,我还以为这孩子就这么傻了。”


    “哥这么聪明伶俐举世无双的人哪能说傻就傻,想太多了。”叶修摸摸口袋,没有打火机。


    “少抽点儿吧你个烟囱。”苏沐秋白了他一眼,顺手递了块糖过去。“喏,吃这个。”


    叶修接过来:“咖啡糖?你不是不喜欢这个味?”


    “所以给你了啊。”苏沐秋说得格外心平气和。“再说,这味总比烟味强。”


    “不是说今天要抢BOSS?你这么执着地把哥拖出来到底要去哪儿啊?”叶修含着糖,左右看看,没想起来这是哪。


    “游乐园。”苏沐秋笑嘻嘻地回答,“BOSS么回头再说。”


    “卧槽?”叶修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去游乐园?为啥啊?”


    “不为啥,哥想去。”


    “……”


    叶修被一句话噎住,半天没想出反驳的话来。其实他也没少跟苏沐秋斗嘴,只是这会儿不知道怎么脑子里一团浆糊,搅合搅合都能拉起丝的那种,也就不反抗了。


    不过经苏沐秋一提醒他倒是想起来了,这条路确实是往游乐园走的。那会儿沐橙还小,考试考得好了就缠着苏沐秋和他去游乐园。可是那时候他们都穷,买个门票得咬牙切齿节衣缩食一俩月。所以沐橙后来总是懂事地把他们拖到游乐园门口转一圈,然后就回家。


    等到生活好转一点了,苏沐秋就和他商量着把家搬到了游乐园附近的地方。这样就算不能常来玩,也能看到云霄飞车和摩天轮转啊转。在他们还没有空调的时候,夏天就在窗外传来的尖叫混着风扇时不时卡壳的声音里过了一个又一个。


    “我怎么觉着你这一觉睡得……你还没回过魂儿来?”苏沐秋戳了戳他肋骨,“想什么呢拿着票。”


    这样可不行啊……失去主动权了这都。叶修暗搓搓地掐了自己一把,接过苏沐秋递了半天的票。“走吧。”


    “走呗?”


    苏沐秋拽着他的胳膊,看上去有点小兴奋。叶修侧过头去,觉得这样的苏沐秋很陌生。他难得见到孩子气的苏沐秋,觉得有点新鲜,跟在他后面转着游乐园。


    天气还没热到可以下水的程度,对着激流勇进这种游乐项目也就叹为观止一下。后来考验心脏的项目也都被pass掉,最后就剩个摩天轮。


    摩天轮转得挺慢,看上去有点懒洋洋。叶修和苏沐秋谁都没说话,苏沐秋扭头看着外面一点点拉开距离的地面,叶修则是看着他的侧脸。


    “叶修。”


    “我说……”


    “你先……”


    “你先。”


    “……”


    “……”


    “都这时候了还考啥默契值。”叶修撇撇嘴,“你先你先,然后哥有话问你。”


    “那可不成,你问我就说啊?。”苏沐秋冲他一呲牙。


    “……咧那么大嘴干嘛我知道你牙白。”


    “你少抽点儿烟就不用羡慕我牙白了。”


    “就不,牙白又不能当饭吃。”叶修才摸出烟就想起没有火机这茬,又塞了回去。“你说你说。”


    “没事儿,就想问你,你那战法模型想涂个啥颜色?”


    “……”叶修一口气没上来,“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就这事儿?”


    “就这事儿。”


    “……”叶修深深吸了口气。


    “说啊?明儿我就买材料去。”


    “黑的……黑的吧。”


    “嗯。”苏沐秋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黑的,那我红的好了。”


    “西瓜红还是柿子红啊?”叶修想起了陈果唐柔经常说起的词,顺带想了想西瓜太郎脸的神枪模型,噗了一声。


    “滚滚滚,想正事儿呢别打岔。”苏沐秋鄙视地冲他做了个“去去去”的动作,没过一会儿又抬起头:“要不就绯红吧。”


    “哎我去哈哈哈绯红是什么啊沐秋你脑子里都装的啥没看出来你还挺少女心的!”


    “我呸你!沐橙美术课本上说的好吗!没文化!”


    “对对你最有文化了绯红是个啥色啊哈哈哈哈哈哈……”


    “就挺深的那种……”苏沐秋想了半天没想出什么能描述的词,“反正挺帅应该。”


    “……那就绯红?”


    “嗯,试试呗。”


    “要不……”叶修想了想:“却邪红的吧?然后你的枪涂黑色?”


    “有点奇怪吧。”苏沐秋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什么审美啊你……”


    “懂啥,现在流行这种。”心脏大师扯起谎来面不改色:“不懂了吧不懂了吧?你得……”他本来想说你得知道现在的流行趋势,说了一半又吞回去,毫无痕迹地接上后文:“……不能光看课本儿偶尔也看看电视嘛,那些个什么时装发布会的,有助于开拓视野。”


    “说得好像你看过。”苏沐秋撇撇嘴。


    “嗯我当然没看过。”


    “没看过你说个球。”


    “晚上吃什么?”


    “……”


    苏沐秋被这么个问句卡住了,他摸来摸去从口袋里摸了个打火机扔过去,“你想吃什么?”


    “我想什么……嗯?”叶修接过来眼睛一亮:“卧槽你有打火机不早说!”


    “我故意的。”


    “……”叶修点起烟来抽了一口,“不跟你一般见识。”然后琢磨了几秒,抬起头来看着苏沐秋被太阳晃着显得有点苍白的脸:“沐秋,说真的,你……”他斟酌了一下词汇,感觉自己长这么大头一回这么小心翼翼。苏沐秋盯着他纠结的脸,噗嗤乐了。


    “刚不是说了嘛,你啥都别问,问了我也不说。”说着补充了一句,“我是说真的,比榛子都真。”


    “……”叶修吐了口烟,琢磨着怎么诈他开口。


    “嘿,你别那种表情看我,你心里想什么我可一清二楚。放心吧,对于你的攻击哥自带闪避。”语尾带上了点儿小颤音,在叶修的记忆力苏沐秋这种欠揍的表情配上特有的语气真是再熟悉不过。他抖抖烟灰,看了他一眼,“知道哥喜欢的技能是啥吗?”他掐灭了烟头,“小技能,不过特好用,叫强龙压……就像这样。”


    被按在座位上的苏沐秋还是笑,“怎么着,造反?”


    “嗯,造反。”叶修看了他一眼,低头亲上了那笑意深重的唇。还是很凉,干干的,带着点儿吃完糖的甜味。叶修小心翼翼地舔了舔,却没防备苏沐秋主动加深了这个吻。摩天轮转到最高点,看下去让人头晕目眩。叶修闭上眼睛,专心地品味着这个让他怀念不已的触感,心里却突然想起陪沐橙看过的肥皂剧桥段——“在摩天轮的顶端亲吻就会永远在一起”。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他抖了抖,怎么没来由地想起这个。看来以后要跟沐橙说别总看这些没营养的东西,把他都拐带了……


    不过……


    “我真服了你,这也能三心二意。”苏沐秋咬着嘴唇轻轻笑,仰起头来看他。叶修头顶是浅蓝的天,万里无云的素净颜色看上去格外柔软。其实还只是初春,隔着玻璃,叶修不知怎么居然看出了点秋天的意思。他想直起身,苏沐秋却拦了他一下。纤长的手指勾住他的领子往下拉,另一只手绕过去抱住了他。


    叶修半跪在塑料凳上,迟疑地伸出手回抱他。


    苏沐秋把头埋在他胸口,无声地张张嘴,说了句什么。


    一无所知。


 


    四点多的时候,苏沐秋从游乐园树荫底下长凳上把叶修拉起来:“饿了。”


    “红烧牛肉香菇炖鸡葱烧排骨挑一个?”叶修被他拉起来,懒洋洋地笑。


    “这么小气?好歹来个泡面绝配啊火腿肠加个蛋呗?”苏沐秋哼一声,“出息。”


    “这方面我一直都没出息,”叶修大言不惭,“再说出息是啥?能吃?”


    苏沐秋斜了他一眼,“走了走了,没出息吧你就。”


    “嗯,就没。”叶修一边耍起无赖,一边乐呵呵地跟他走。路边的植物抽起了嫩黄的芽,藏在深色的枝桠间,偶尔露出半个身位的空当。街上没什么人,也没什么车,大概是因为没到早晚高峰,也大概是因为在梦里。


    所以这是在梦里吗?叶修终于正视了这个问题。理智上他觉得这是个梦。之所以是“觉得”,是因为他对其他的事情记得太清,嘉世,网吧,兴欣,夺冠……再往前追溯还有那一场触目惊心的车祸。他觉得有点透不过气来,抽出一根烟点上。


    可是从某种方面……他真的不希望,也不觉得这是个梦。多好,苏沐秋还在对他来说真是最好不过的事情,就像是梦一样。这一天的触感太过清晰,不只是模糊的声音而已,就在身边的清晰的面容,拥抱时候瘦骨嶙峋的少年躯体,亲吻时坚硬的牙齿,站着的坐着的走着的,完全不像个梦。


    还是说……之前才是做梦吗?


    其实过去那十来年才是梦,现在终于回到了现实?想想也不是不可能。


    哪边更遗憾?


    叶修闭上眼睛,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想什么呢,红灯。”苏沐秋扯住他的胳膊,“这么大个人了走路不看路的?”


    “啊,这不是有你吗?”叶修顺手抓住了他的手,“不认识路了,你带哥走吧。”


    “……啧。”苏沐秋认命地拉着他,“那你可拽好了啊,丢了我可不管。”


    “放心吧,”叶修抬了抬手腕,“抓着呢。”


    一路往回走,不紧不慢,有一搭无一搭的闲扯。天色慢慢暗了下去,路边也亮起了灯。叶修想再点个烟,却被抽掉了打火机。


    “少抽点儿。”苏沐秋把打火机揣进自己口袋,“要不你换个爱好。”


    “可别说让我改成吃糖啊,忒甜,倒牙。”


    苏沐秋看着他的侧脸,笑了出来。


    “你还真是……”他笑得泪花都冒了出来,“你还真是……”苏沐秋的声音低了下去,“你还真是一点没变啊……”


    叶修歪过头来,难得地保持缄默。


    “你啊,说了少抽烟就是不听。”苏沐秋低低地开口。“少抽点烟,顾着点身体,又没人逼你干嘛天天玩命啊。”


    “喜欢玩游戏,那就好好玩。反正你也擅长这个……但是跟家里人也别就不联系了。以前总觉得多大个事儿嘛,现在想想有家就得珍惜着点,别跟我似的……”


    “其实你不傻,多聪明啊你,一点就透一说就通,怎么就在我这儿脑子进水了呢?你看看你,你看看你……”


    “可笑不可笑……”


    苏沐秋额头抵在叶修的胸口,手越抓越紧。叶修静静地听他说,脸上没什么表情。他感觉到从心底涌起一股子绵绵不绝的疲倦,可是为什么呢。


    “叶修,回去吧,啊。”


    “我不。”


    “乖。”


    “你把哥当小孩哄呢?”


    “嗯。”


    “不。”


    “……”


    “回去吧。”苏沐秋慢慢地掰开他的手指,然后搂住他,用力得让叶修不由地弯下腰来,用力得让叶修觉得胸腔被撞得有点疼。苏沐秋声音里带着笑一样轻快,“老人讲啊,要是梦里见到死掉的人千万不要跟着走,走到‘那边’就回不来啦。”


    “回去吧,叶修。”


    街上一下子多出好多人,车水马龙得终于有点街道的样子。路灯早就亮起来了,天却才刚刚黑下去。周围的人声嘈杂,叶修努力支起耳朵听苏沐秋说的每一句话。他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是什么表情,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哭出来。他像是回到了十年前,自己站在苏沐秋病床前的时候。明明猜到会发生的事情,却奢望只是自己的错觉。明明知道事情的结果,却无能为力。理智上很清楚,感情上却怎么都无法接受。


    那终归不是个梦,而这终归只是个梦。


    他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他想说什么呢?


    曾经想过无数次,如果能见到苏沐秋要说点什么。炫耀的嘲讽的温情的愤怒的,可是这时候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所有的事都不值一提,所有的话都苍白无力。


    苏沐秋像是了解他这种纠葛的心情,抬起头来冲他笑笑。


    “回去吧。”


    “我走啦。”


    苏沐秋轻轻地松开他,倒退着一步一步走远。叶修一直没有动作,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肢体的触感还没有彻底散去,他眼睁睁地看着人群把苏沐秋的身影淹没。


    没想到再一次面对分别的时候自己还是这么没出息。


    周围落下冰凉的湿意,他疲累地阖上眼。


 


    “老叶?”


    “诶醒了醒了我看见他眨么眼了!”


    “老大醒了?哪呢哪呢?”


    “你们都给我闭嘴!别吵他!”


    声音熟悉,叶修挣扎了一下,觉得累得很。他从嗓子深处发出了一个单音节,声音细不可闻。唐柔耳朵尖,猛地扭头:“都别吵了我好像听到他出声了。”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


    叶修张张嘴,眼睛终于睁开了一点点。他没有说话,也许是因为说不出。他撑着精神看了一眼,勉强辨认出苏沐橙的身影,就再次沉睡过去。


    这样的沉睡又持续了两天。两天中叶修醒了几次,但是都没有说话。他醒来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天花板看,可是目光却并没有停留在那里。陈果进来了两次,其余时间都是苏沐橙在陪他。


    房门开了一条缝,陈果探出头来,轻声说:“医生来了。”


    苏沐橙点点头,站起来。叶修抬起眼,屋外的人影影绰绰看不太清。对方也没说什么,快速地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状况,给他换了吊瓶就出去了。药液一滴一滴滴下来,顺着细长的管子流进身体,他看了好一会儿,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发凉,打针的那只手底下被细心地垫上了热水袋,可是还是冷得想发抖。转过头去,苏沐橙靠在床边看书,察觉到他的动作就看过来,露出一个询问的眼神。


    “……他。”叶修过了半晌,从喑哑的声音里费力地挤出一个字。


    苏沐橙看着他的眼睛,缓缓扬起嘴角,展露出一个微笑。她帮他拉好被子,慢慢地,用力地点了一下头,“我明白,他会高兴的。”


    叶修看了她几秒,再次沉默地闭上眼睛。


    一场旷日持久的高烧,烧得他人都脱了相,最后也只悄无声息地就散了。对于这无名病起,叶修唯一的一句感想也只是和老魏一起蹲在阳台吐着烟的时候调笑了一句:“相思成疾呗。”


    “呸呸呸,发个烧还能把你变成文艺青年?”老魏恨不能戳他一脸烟灰。


    “你懂啥,哥一直都是文艺青年。”


    “对,文普二文普二,文着文着就二了。”


    “懒得跟你一般见识。哥去看看一帆他们训练。”叶修掐灭烟头,慢悠悠地走进屋,那背影单薄得很是清冷。


    只有他知道何为相思成疾,那是对冠军的执念,也不是对冠军的执念,不如说是对故人的执念吧。归根到底,他失去的不是朋友,不是爱人,甚至亲人都不是。


    那是心的一部分。


    而相思成疾,冥冥之中,再无人归。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85)
©亦悲亦喜创作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