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悲亦喜创作组

什么是悲?什么是喜?

有人说故事多如星斗,惟有悲剧永存。
有人说世事太多艰难,不如喜剧成全。
有人说庸碌一生是悲,有人说同生同死是喜。

一场两个人的戏,要怎样去演?
生?死?笑?泪?

人生如梦,悲喜交加。
无限的平行世界,是无限个或悲或喜。
看啊,他哭了。
看啊,他笑了。
你执着笔,你编着戏。

亦悲亦喜创作组期待您的加入。
群号:335732018

【修伞修】七天

辛苦了,完售感谢w

Sai_為愛千秋:

《亦悲亦喜》伞修无差合志中的参文

完售感谢 @亦悲亦喜创作组 

BY Sai

————————————————————————

 

命中注定要遇见的人,无论怎样都会遇见的。

 

【1】

第一天,叶修把他葬在了南山陵园。

 

每天,每个小时,每分每秒,这个世界上都有那么多人去世,叶修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不会随便为之动容。

他的自以为是,只不过是因为身边的一切过于安分守己,像一罐甜美浓稠的蜂蜜一样将他泡在了里面,让他沉浮之间忽略了随时有可能触碰到的最底部的那一层极为隐秘和致命的毒药。

叶修怎么样也想不到,这样的每天都发生的事情,会像一颗蛰伏在他世界土壤里的种子那样,在一个意料之外的时间,令人措手不及地破土而出,在他那一平如波的生活中狠狠扎了个洞。

一个深不可测,无边无际,没有办法填补的巨大洞穴。

他的世界就因此哗啦啦地倾塌、崩落,再也回不到原来的那片天朗风清,秋高气爽的大地上去。

 

 

苏沐秋下葬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好位置,看不见江,是个阴坡,大半年都晒不到太阳,周围都是杂草,连花都看不到几朵,在一片灰绿色当中只有零零碎碎的几点鹅黄色。而且旁边连个伴都不多,稀稀落落的几座坟,也不知道被遗忘了多久,连墓碑上的刻字都因为风霜雨雪而模糊不清,最上面的照片更是早就不知道被风刮到哪里去了。

 

但叶修觉得挺好的。

 

叶修不希望死后的苏沐秋身边有太多的不认识的人,叶修希望他能安安静静地一个人睡着。沐秋为了生活,为了沐橙辛苦了这么久,虽然在只有一步就能触碰到荣耀的地方就停止了他充满着阳光和鲜花的旅程,虽然他还很年轻,虽然他还没能听见自己说爱他,但是事实残酷如斯,命运只进不止,即使一切成空,除了逝者安息,生者往前,又能如何。

幸好,有关苏沐秋的一切还能属于苏沐橙,还能属于叶修。

 

同样的,叶修也不喜欢苏沐秋晒太阳,他就喜欢看苏沐秋白白净净的脸,脸上有细细的绒毛,光线洒下的时候脸上似乎能沾染上光芒一样闪闪发亮,下颌泡在牛奶一般的阳光里,泛着乳白色的光亮。叶修喜欢的那个苏沐秋,有着少年该有的干净和漂亮。

 

我在一个最不好的地方放着一个最好的你,就像这个无一美好的荒凉山坡,就像是我无能为力的单薄记忆——但这不反而显得你独一无二的重要和珍贵吗,沐秋。

叶修脑子里突如其来地蹦出这些不合常理的文艺字眼,下意识弯起的嘴角触动了某一根细微的神经,躲在眼睛后面的泪水由此脱离了控制,慌不择路地逃了出来,却没想到下一瞬间就在地上摔了个粉身碎骨。

啪。

细碎的雨来得突然,不一会就盖过了地上原有的那几点深色的痕迹。这似乎是这个春天的第一场雨,柔得很,却也冰冷得很。刺骨的寒气一下子弥漫在整个南山陵园。

 

沐橙跪在地上,捂着脸哭得无声无息,只有肩膀在抽动着。从昨天起她就一直断断续续地在哭。

细如丝线的雨水穿过指缝,溜进了眼睛里,将每一寸悲伤严密缝合,伪装成泪水顺势而下,打湿了她的衣袖,她的裙摆,她的鞋子,水迹像看不见的疼痛一样铺天盖地地晕开来。

苏沐橙本不是爱哭的人,却就是忍不住,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忍住那些在身体里乱窜的想要倾泻而出的悲恸情绪,她呼喊过,崩溃过,撕心裂肺过,最后只剩下简单直白的眼泪,前仆后继地喧闹着叫嚣着。

这辈子,恐怕也只有这么一次,容许她自己像这样放肆地悲伤。

 

【2】

第二天,沐橙因为前一天哭得厉害,现在还累得倒在床上没有醒过来。叶修起床的时候蹑手蹑脚地怕惊醒她,走过她床边的时候轻轻地帮她掖了掖被子,顺手拭去了她眼角未干的泪水。

 

 

初春的空气还是凉得很。这儿虽然靠海但是丝毫没有一点点暖的感觉。

叶修出门的时候裹了件黑色大衣,他在衣架前对着苏沐秋的那一件和他一模一样的白色的大衣站了半天,几次伸手又放了下来,最终还是放弃了念想,穿了仅仅两件衣服就出门了。

 

叶修坐上了楼下车站的第一趟车。他们住的地方挺偏的,附近只有这一个车站,车站里也只有这一班车,一天还不多,就两趟,早晚各一趟。

叶修上了车,按着一直以来的习惯坐在了左边第二排靠窗的位子。由于现在是冬末春初,还是一大清早,车上只有寥寥几个人在,不约而同地都是睁着两只视线不清的眼睛,眼神空荡荡的,不知道注视哪里,他们残存着的意识,只是为了留意他们该下车那一站的提示广播。

叶修坐的位子的窗户没有关紧,寒得勾人骨头的风从窗缝里钻进来,又往叶修敞开的领口钻进去,冷得他一个哆嗦,却没有促使他伸手去关进窗户,或者稍微拢一拢自己的大衣领子。

 

原来是真的。

那个虽然坐在不靠窗的一边,却总是抬手替自己关窗,然后把脖子上的围巾腾出一半给自己围上的那个人……

果然,真的已经不在了。

 

 

车子沿着既定的路线往前,并不会因车上某一个乘客的心情而更改。

到了稍微繁华一点的地段,人渐渐多起来了。当有了一个人坐在叶修身边的时候,叶修没有再坐在位子上,立刻站了起来,也不管其他空着的位子,就在那人奇怪的目光的注视下,目光朝前身体微弯地站着。

手里的握杆冰冷地黏在掌心,身体的温度仿佛立刻被吸走了一部分,沿着手心直达心脏的寒意一下子又窜上了脑门,因为起得有点早而有点混混沌沌的意识此刻反而清醒了不少。

叶修咬了咬牙,固执地握着杆子。

心里反复对自己说,也不是很冰。

 

车子沿着既定的路线走了一趟,直到最后一站,所有人都下车了,叶修还站在车子里。他站起来以后,就没有再坐下过,因为他知道,即使那个位子上坐着的人走了,他重新坐回原来的位子,也会有另一个陌生人来坐在他的旁边。

如果旁边坐的不是那个应该与之并肩的人,那又有什么意义。

 

开车的师傅疑惑地问了一句从头坐到尾却没有下车的叶修,叶修回了师傅一句,说我闲得无聊玩呢,等会还是得麻烦您把我送回去。

附带一个得意洋洋的欠揍的笑容,眼睛眯成了缝。

师傅摇了摇头,显然是见多识广,也不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了,也就没有再去搭理叶修,下车歇了会重新上了车。

破旧的公交车哼哼嗤嗤地叫唤了几声,掉转了方向,沿着原来的路线折返。

这次,叶修坐在了一个单人座位上。

 

【3】

第三天,叶修开始抽烟。

 

其实他很久以前就试过抽烟了,偶尔有次去陶轩的网吧玩时,一不小心就被带坏了。

但是叶修知道他们的情况,也知道抽烟其实也是个烧钱烧身体的行为,除了第一次抽掉陶轩半包烟后就没怎么敢光明正大地不要命地抽。

最重要的原因是,抽过烟的那天晚上和苏沐秋接吻的时候,被他一脸嫌弃和生气地狠狠推开。而且那之后的三天,苏沐秋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

现在,没有人会嫌弃他嘴里的一股子烟味了,也没有人会在因为他吸烟而和他冷战三天后一脸严肃地告诉他吸烟的种种危害,也没有人会和他接吻了……

所以,有什么不可以的。

 

叶修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天才。之前吸烟也是一教就会,刚上手就熟门熟路,而现在,隔了一阵子没抽,可烟一点,嘴巴一咬,一个吞吐,灰色的烟圈徐徐升起来,仿佛就像一个老烟民一样,驾轻就熟,技能满点。

他站在窗口抽的烟,虽然知道现在没有人再会警告他不能让沐橙吸到二手烟,但他下意识还是凑到了窗边,迎着猎猎的风,一根又一根地抽了起来。

 

苏沐橙就坐在他身后不远的椅子上,怀里还紧紧抱着哥哥送她的玩偶,一脸担忧地看着窗边的叶修。烟雾缭绕间她看不清叶修朝外侧着后剩下的那能看到的小半张脸,迷迷茫茫中只能看到红色的火光一闪一闪沉沉浮浮,每次她总觉得那红色的光点要沉没在厚重的灰色当中时,那微弱的光点又挣扎着游了上来。

 

持续不停的寒风刮着叶修的鼻子和手指,那平常在键盘上轻快飞舞的白皙修长的手指被风刮得紫红紫红的,关节僵硬得几乎动弹不得,每吸一口烟都要叶修主动把头凑上去,连鼻头上都迅速染上了一抹晕红。

大概是鼻子堵了难受,叶修伸手捏了捏鼻子,一个没注意,被烟呛了一口后猛地咳嗽起来,怎么也停不下来,最后顺着咳嗽莫名其妙地笑了出来,一边笑一边咳嗽,被牵扯起的胸腔和胃里的阵阵抽痛迫使他蹲了下来,直到沐橙走过来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他才慢慢停住了这怪异的举动。一抬头,就从正对着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病态的脸庞和发红的眼角。

突然哑了声音。

 

烟灰落在脚背上,不怎么烫,但却迅速地疼出了一小片红淤。

 

 

苏沐橙不知道叶修在她睡着后是不是又开始抽烟,庆幸的是早上起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和衣在沙发上睡着了。

沙发不大,叶修蜷缩着,脚没办法伸直,甚至连翻身都不允许,身上只盖着几件厚衣服,以往他和哥哥一起挤着睡的小床以及盖的被子被冷落在一边,保持着三天前的样子。

叶修皱着眉,眼睛紧闭着,显然是睡着了,不过身体偶尔抖动,瑟缩了一下又没了动静。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梦到了什么。

 

后来苏沐橙有偶然问起过他当时为什么不睡在床上,叶修沉默了足足有三分钟,才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语气淡然而又无奈的说。

床上,一个人睡……

太冷了呀。

 

【4】

第四天,苏沐橙感冒了。

 

可能是由于沐橙这几天情绪有点激动,没有顾得上身体,淋了雨之后就没有及时擦干,衣服也穿得少了,再加上叶修昨晚开了窗抽烟,一夜未关,春寒入骨,才不小心着了凉。

事情不是很严重,但严重的问题是叶修很少经历这样的事。

 

苏沐秋把沐橙当宝贝一样疼,正所谓放在手心怕凉含在嘴里怕化,夏天禁止一天到晚开着风扇,即使叶修利用他的不要脸和垃圾话多次对这个灭绝人性的规定提出抗议也没有被理会。而冬天苏沐秋绝对会在沐橙的床上加上两床厚被子,出门前一定会把沐橙的小身板裹成一个球,确保露在寒冷空气中的只有一双圆滚滚的眼睛才会让沐橙出门。

这样的一系列几近丧心病狂的妹控措施,让叶修住在苏家后的那一段漫长的时间里,都没有见过苏沐橙感冒生病。所以苏沐橙这一感冒,着实把叶修吓了个手忙脚乱。

 

不过幸好只是小感冒,苏沐橙意识还是清醒的,没有叶修那样慌乱,躺在床上抬手指了指厨房的柜子,告诉他药箱放在哪一格,让他去把感冒药拿来。

 

 

叶修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装着各种药片的大盒子,因为盒盖的上面用马克笔写着大大的【我是药盒】几个字,字歪歪斜斜的,横竖之间都没有连接起来,稚嫩得可爱。

叶修紧张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打开盒子开始翻找,发现里面的各种药也都贴着标签,写满了各种备注,但明显已经不是盒盖上那个字体。叶修好奇地一个个翻来看,不一会儿就发现原本放松的身体再次闷疼得有点难受。

 

治冻疮的药膏盒子上面写着【这个涂手上,别伤了手没办法工作赚钱养沐橙】;治咳嗽的糖浆盒子上面写着【秋天你老咳,喝这个,但要是偷偷抽烟犯咳的话你就咳死吧】;创可贴的盒子上面写着【要是再蠢到戴手套切菜你都能切到手的话你就别浪费创可贴了直接投胎重生去吧】。

叶修从来都是生病了也懒得自个去找药吃的人,所以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些东西,他一边看,一边气得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却又打心底觉得好笑,胸口闷疼闷疼的,百般滋味在胸腔里纠缠,硬是想说什么却又梗在咽喉里说不出来,只觉得喉咙是一阵难受的腥甜。

 

叶修拿出感冒药,倒了半杯的温水,按照说明书上写的掰出两片白色的药片,半倚在沐橙的床边,让她靠着自己的肩膀把药吃下。

外表像糖但其实内里苦涩的药片接触到口腔的那一瞬间,沐橙扁了扁嘴,小小地呜咽了一声,往叶修温度比较高的怀里钻去。

叶修看着病了的苏沐橙,心里愧疚得很,想着,如果那个家伙还在的话,现在大概被他揍死了吧。

苦笑着摇摇头,将被子往上拉,盖住了已经靠在他肩膀迷迷糊糊睡着了的苏沐橙,右手紧紧搂着她的肩以免她滑下去,左手,则将那个贴着【别再感冒了忍着不说又不会吃药,我心疼】的感冒药包装盒子放进了口袋里。

 

【5】

第五天,叶修开始整理苏沐秋的遗物,却意外地在一件棉衣的口袋里发现一个“垃圾”。

一个已经生锈的铁制钥匙圈。

 

他脑子里像跑马灯一样闪过很多东西。有关苏沐秋的。有关这个小“垃圾”的。

 

苏沐秋其实是个挺没有情趣的人,他一直奉承着心照不宣,你懂我懂就好这样子的错误思想,明显是喜欢叶修的但就是没有说出来,平时的生活照样过。苏沐秋并不知道,他一脸自然一脸无所谓地面朝叶修睡着的时候,同样面朝着他的叶修心脏快速跳动得根本睡不着。以至于到后来,连沐橙也忍不住来和叶修讨论说,让叶修自己先告白。

叶修当然没有接受沐橙的建议。这看起来多像自己把持不住倒贴上去,他可是堂堂一叶之秋这样的威震荣耀一二区的角色的操作者,倒贴这种行为,听起来就有够丢脸的。

发展到后来,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有表露心思,感情的加深体现在了生活细节和荣耀配合愈发纯熟上,基本上只要对方做出一个动作,另一个人就能完全衔接上下一个动作。

苏沐橙就看见过两个大男人挤在窄小的厨房里,叶修左手抓过一把葱,右手朝旁边一抬,哥哥将前一秒拿在手中的小一点的菜刀放在他手里,然后左手并没有立刻放下,继续保持着举起来的姿势,掌心朝上。叶修用左手拢了拢齐那一把散乱的葱,右手将刀刃对准葱根,左手没有同时的按住葱茎,反倒是先把盐罐拿了起来,递到了哥哥仍然举着的手里。

整个过程没有一个字的交流,和平常打荣耀制装备升级却邪时互喷垃圾话的相处模式一点也不一样。生活不像是游戏那样的简单,游戏上的磨合毕竟是比不上日常生活的相处的,而这两个人反而是在游戏上常有口角,在生活却是这样的……老夫老妻。

 

苏沐橙经常看着小小的厨房里,被一盏50瓦的小吊灯散发出的橙黄色的灯光包围着的她最重要的两个人。哥哥稍微要比叶修要高一点,而叶修除了那有点婴儿肥的脸之外,其他地方都要比哥哥要瘦,所以哥哥总是捏着叶修骨感十足的手臂皱着眉头说他胃里肯定有个洞连到荣耀里,每天吃的饭都掉冰霜森林里喂哥布林去了。

叶修当然是一脸拉仇恨的得意笑容回哥哥一句,你就嫉妒哥身材好。

相处方式是老夫老妻,但感情思维却是初生婴儿一样。

 

这样一段“大好姻缘”最后能避免平淡地沉默在柏拉图的意识流领域里,苏沐橙的功劳不容小觑。

这事说起来其实也挺简单的。

有一天苏沐橙趁叶修出门买日用品,就几个小步溜到苏沐秋身前,蹲在他面前用他最没办法抗拒的姿势和表情,问他是不是喜欢叶修。

还沉浸在妹妹的绝对攻击下的苏沐秋没能分辨这个问题的严重性,遵循着本能和初心就点头说是了。

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的苏沐秋却又已经在苏沐橙接着问出的那个哥哥你去跟叶修告白好不好的问题上做出了肯定回答。

 

但苏沐秋毕竟是那个苏沐秋,意识流一路走到底,即使妹控如他,也总能想到办法既完成妹妹任务又坚持本色。

所以在当天晚上,一叶之秋就收到了秋木苏发送过来的交易申请。

点开后,一枚银字的却没有任何属性加成的戒指躺在交易页面里。

 

戒指的名字叫苏修。

 

就坐在苏沐秋旁边的叶修足足傻了三四分钟,两个角色也停在游戏里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然后恢复意识的叶修抬脚踹倒了苏沐秋的椅子。

倒地的苏沐秋吼了一句妈蛋的你干什么!

而脸红得不像样,连锁骨都透着淡淡的粉红色的叶修,也口齿不清地冲地上的苏沐秋吼回去。

是叶秋啊凭什么是苏修!

 

而这个锈掉的钥匙圈,是叶修在苏沐秋“告白”那晚,拆下了原本的家里的那几把钥匙,将仅剩的一个光秃秃的钥匙圈递给了苏沐秋,一脸坏笑地说是白金戒指,被苏沐秋接过去看都没看就丢到了一旁的地上,差点又引起一场家暴。

但只有半夜醒来看见了的苏沐橙和苏沐秋他自己知道,在晚上叶修睡着之后,苏沐秋偷偷起床在黑暗中一遍遍地在地上摸索着把这个破钥匙圈找了回来,乐呵呵地放进了外套上靠近胸口的口袋里。

而现在,叶修也知道了。

虽然,有点迟。

 

【6】

第六天,陶轩打电话过来,声音犹豫着告知叶修明天如果可以,就正式住进俱乐部。

叶修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挂了电话叶修就和沐橙开始收拾东西,其实也就一小破屋,乱七八糟的一堆东西,丢一些卖掉一些,也没什么剩下。

锅碗瓢盆什么的和包装的瓦楞纸箱堆在一起准备一会拿出去卖了,衣服稍微折一下塞进了箱子里,叶修的笔记本努力了一阵子也在箱子里占了一席之地。叶修仔细地收拾好苏沐橙的书本和练习,一件不落地放进她的书包。

而后,两个人分头行动,对家里剩下的一些杂物开始搜索处理。

 

叶修打扫到一半,找到了苏沐秋的账本。

 

苏沐秋的账本继承了它的所有者的性格,分门别类地仔细记录着每一笔消费和收入。

帮别人代练的收费,倒卖材料的收入,帮工会做卧底的收入,帮玩家报仇的收入等等归在了游戏一类。

沐橙的学费,沐橙的新衣服花费,沐橙的日常消费,沐橙的奖学金等等归在了沐橙这一个怎么看都不合理的分类里。

除此之外,还有生活、打工等等细小的分类。

翻到后面,在这些固定的分类之后,突然多了一个新的分类。

吃白食的。

叶修在看到这明明白白的四个字的时候有冲动撕了手上的小本本。

 

但继续往下看的他又慢慢地笑了。

 

吃白食的(也能赚钱的)……吃白食的(也能赚钱的)(叶修)……吃白食(也能赚钱的)(叶修)(我喜欢的)……

这个专属叶修一个人的分类类目有着不合常理的字数,而且越往后字数越多,括号也越来越多。

叶修看着笑着,眼里泛着水光。

 

另一边,沐橙小心翼翼地从自己的小柜子里拿出了上一年圣诞他们写下的圣诞心愿。

九张纸片,三种颜色,三个人各许了三个愿望,分别给自己和另外两个人,所有的心愿纸条都卷成纸筒的样子,放在了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沐橙为了不显得那么单调,往里面加了几颗纸星星和一点彩色的沙子。

他们原本约定好的,下一年的圣诞再打开来,互相交换来看。

只是,没能一起等到那个时候。

 

苏沐橙看着瓶子里属于苏沐秋的那三个蓝色的卷纸,指尖在折射着光线的瓶身上摩挲,半晌后,打开了瓶塞把那三个蓝色的纸卷拿了出来,将外围写着“叶修”的递给了坐在她对面,刚刚和她一起对着瓶子发呆的叶修,然后自己打开了手上写着“沐橙”的纸卷。

 

“我希望你能比我早死。”

 

两个人同时念出了纸上的那句话,语气里只有平静的疑惑,没有惊讶。

然后两人同时看向那唯一一个没有打开的苏沐秋写给他自己的圣诞愿望的纸卷。

 

打开的蓝色纸条上面也只有一句话。

 

我希望能比我这辈子最爱的两个人活得要更久,我希望所有痛彻心扉的绝望只有我一个人扛。

 

【7】

第七天,叶修和苏沐橙帮他做了头七。

 

叶修在家里做了一点苏沐秋喜欢吃的,又下楼买了几只橘子,在苏沐橙红通通的眼睛的无声注视下买了花。沐橙挑的花的种类,矢车菊,然后叶修决定了颜色,大红色。

苏沐秋并不是喜欢红色,或者说,叶修根本不知道苏沐秋喜欢什么颜色,他只是清楚地知道,只要是沐橙喜欢的,苏沐秋都会喜欢。

 

两人来到陵园,叶修在苏沐秋的墓前跪坐下来,将准备好的吃食一样样摆出来,这些菜式都是苏沐秋喜欢吃的,很简陋很普通的几样,即便后来他们的生活有所好转,苏沐秋也没改变过口味。

叶修觉得苏沐秋是个挺懒的人。与其说是由于长时间的困苦生活所迫而不会轻易改变吃穿用度上的习惯,不如说他是懒得做出改变。

像是卫生间那个漱口的水杯,估计原来应该是蓝色的,现在用久了,只剩下淡淡的一层颜色,不注意看还以为是白色的。

家里放衣服的地方,三分之二是苏沐橙的衣服,新的旧的都有,而剩下的三分之一,大部分都是叶修的衣服,只有极少的一部分是苏沐秋的旧衣服,其中几件洗得有些发白,他也不在意,来来回回地穿,当然,偶尔也穿穿叶修的。

 

这样一个懒得改变的人,是下了怎样的决心,才去换了个居住的地方,换了陪在身边的人,换了应有的生活。

叶修这样想着,攥紧了手中的塑料袋。

 

苏沐橙帮着叶修把橘子拿出来——他在把那几个菜摆出来后就没有了下一步行动,眼神虚飘着,原本就因为长时间游戏宅的生活而显得有些苍白脸颊,现在微微向内凹去,以前常常被哥哥讥笑的虚胖的脸,这几天过去,都能看到突出的颧骨,下巴上有了一层细细的青色的胡渣,眼睛下也是一圈青黑色。

苏沐橙轻声喊了一下叶修的名字,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视线聚焦在苏沐橙担忧的眼睛上,却什么也没有说,抬手像以往一样,揉了揉她的头发,只是少了一个应有的笑容。

 

叶修没有帮人做头七的经验,只是凭着记忆里家里老人家去世时的模糊印象做完了一切,草草的就算过了个仪式。

他也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临走的时候,叶修在苏沐秋的墓前点燃了一根烟,仅仅是点燃,没有抽,两根手指夹着,静静地看着它燃尽。

“走吧。”他再次抬手揉了揉沐橙的头发。

苏沐橙抬头看着因为跪了太久突然站起来而有点不稳的叶修,觉得刚刚似乎是听到了一声叹息。

 

回到家里,该拿的东西已经打包好了,其实除了衣服电脑以外,没有什么要带的。叶修本来也是在这寄住的,他自己的东西少得可怜,干脆和沐橙的东西塞在了一起,唯一一样放在身上的,只有君莫笑的账号卡。一叶之秋的塞在了箱子的夹层里。

 

陶轩和两个中年人早已站在尚未成型的嘉世俱乐部那简陋的门口等他们,他伸手接过了叶修手上唯一一只箱子让其中一个人送去叶修的房间,另一个人领着苏沐橙去安排好的她的宿舍,而陶轩自己则跟着叶修来到了训练室门口。

叶修接过陶轩递过来的烟,咬在嘴角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感谢的笑容,点燃了再深深地吸了一口后,才郑重地推开了门。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队长。”

“叶秋。”

“一叶之秋的叶,秋木苏的秋。”

 

 

而命中注定要失去的人,无论怎样都会失去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65)
  1. 亦愿随年亦悲亦喜创作组 转载了此文字
©亦悲亦喜创作组 | Powered by LOFTER